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反思丨提倡唯讀《聖經》,是對的嗎?

自由撰稿人 大漠 來源:基督時報 2020年08月17日 09:10


高考作文被熱議,本無新鮮可言,年複一年,習以為常。但今年的熱議卻很抓我的眼球,因為所涉議論讓我進入了另一種思考,既有關教會“唯讀聖經”方麵的思考。

一份高考作文得了滿分,這不稀奇。閱卷老師經過三審與最後合議給以滿分,這是正常程序,也沒什麼稀奇的。稀奇的是一審閱卷老師居然給出39分,與最後的兩審和合議的55分的滿分,居然相差16分。也就是說,閱卷老師的閱卷眼光並不都在一條線上,考量的水準是有一定差異的。

好在不是一個人決定的,否則這個考生很有可能因為幾分之差而與大學無緣。表麵的幾分,看似無足輕重,但卻決定著考生一生的幸福與遺憾,甚至是命運的悲與喜。

教會的“唯讀聖經”觀念與此很類似。讀《聖經》不但沒錯,而是一個真正信仰者的日常習慣。一個不讀聖經的信徒不是真正的信徒,這沒有什麼討論的,是必須的。應該討論的是“唯讀聖經”的對與錯和利與弊。但教會裏的信仰是隻講順服,是不容討論對與錯和利與弊的。一個信徒不去讀《聖經》,卻對小說、哲學、戲劇、曆史、電影等感興趣,認為這是不正常的,都被納入“屬世”信徒這個圈子裏的,隻有那些隻讀聖經,對其他書籍和娛樂嗤之以鼻或者敬而遠之的信徒,才是“屬靈”的信徒。

這一“閱卷標準”不是現在就有的,而是沿襲了幾十年,並且沒有“三審”與“合審”的程序,最不可思議的是,個別老信徒與牧師的“閱卷眼光”都是驚人的一致。因此,當有文化人進入教會,十有八九都是會遭遇“冷場”的,但有三種文化人是最受歡迎和高舉的,一個是讀過神學的,一個是為官的,一個是有錢的。像保羅、摩西、但以理、路加、馬太、以利亞這類人,固定會成為教會裏的最受鄙夷的那種人。因為,這三個標準他們都不具備。

這就是教會裏反智主義的傾向。這種傾向不僅在教會是這樣,蔓延到教會外,就是一些信徒對知識的漠視,即使你是基督教研究學者,也會對你說出一句“屬靈”的話:“聖經不是叫你來研究的,而是用來信仰的。”

對高考滿分的爭議是一種正常的議論,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況且評者的思想學識的深與淺,個人經驗上的薄與厚,都決定著評議的水平。微博熱搜上的評議上千上萬,都以自己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問題,雖顯斑駁怪異一些,但卻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各有心得,各有所見。這些評議的對與錯,是與非,自然不在我關注的視野。

評卷老師在評議最後,對這篇作文給以滿分的理由是這樣解釋的:“把此文打成滿分,不僅是給予這篇作文恰如其分的分數,也是展現浙江高三學生的作文水準。然而,要寫成這樣,需要考生閱讀大量書籍,而非背誦幾條名人名言就行的。而文字的表達如此學術化,也不是一般高中學生能做到的。當然,其中的晦澀也不希望同學們模仿。”

其中,作家韓少功的一段對此評議很入我的眼,他這樣寫道:“讀經典也不是複製知識。飽讀詩書如果隻是讀成個書呆子,讀成一部留聲機,就不如不讀。在這個意義上,任何知識都需要用實踐來激活,來檢驗,來消化,來發展創新。”

韓少功的這段評議我極為欣賞。教會倡導的“唯讀聖經”,以其效果之論,與此基本類同。無論哪個教會,通讀聖經之信徒,無所不在,能背誦聖經者,也不乏其人。據傳,更有得其神跡者,平日其他書籍一字不識,隻要手捧《聖經》便能誦讀如流。此等現象,久而久之,一個又一個的“書呆子”,幾乎是接踵而至。“屬靈”是“屬靈”了,卻在實踐的激活、檢驗和消化中成為了“廢品”。至於聖經的精義是什麼,那不是他所關心的。假如社會與生活中出現某種不可思議的現象,隻一句解讀,就是:“都是神的安排。”

如此脫離實踐,脫離信仰,脫離靈動的思考,脫離神的恩典死讀聖經,將聖經真理熔鑄成靈魂裏的一個“僵屍”,如此“唯讀聖經”,那種應有的入世情懷,超世的心胸又在哪裏開花結果呢?當靈性生命融入紅塵之時,那種應該迸濺出的鹽與光,又釋放在什麼地方呢?況且,即便將聖經倒背如流,那麼你就真的讀懂聖經了嗎?

讀過一位名叫溫儒敏的評議,感觸頗多。

被評滿分的考生作文題目是《生活在樹上》,是考生依據德國作家卡爾維諾的長篇寓言小說《樹上的男爵》中的故事情節而擬就的。在論證“如何處理自我與家庭和社會的期望落差”問題時,考生引用了如尼采、昆德拉、海德格爾、韋伯、卡爾維諾、米沃什、麥金太爾等文學、哲學、倫理、社會與思想家的名言。因為這樣,評卷老師在評語中說:“考生文字的老到和晦澀同在,思維的深刻與穩當俱備。”

所以,溫儒敏對此抒寫出一大段這樣的議論。他說:“經典作為一種文化資源,是多元互補的百味良藥,但切切不可亂用——使用時必須因時、因地、因人、因條件、因任務目標,組成不同的閱讀配方,產生最好的組合效應,否則就無異於東施效顰。動不動就用典、堆砌詞藻、宣泄人生感慨的寫法,在中小學生作文中很多見。我把這種文風叫做“文藝腔”。所謂“文藝腔”有這麼幾個共同點:多用排比、比喻;喜歡洋洋灑灑列數古今人物典故名言,顯示有“文化底蘊”;堆砌詞藻,走華麗的路子,大話空話多,炫耀文筆,很少是樸實、清晰、親切的一路;預設開頭結尾,彼此雷同。”

其實,我們的“唯讀聖經”的觀念,得出的結果便與此相同。聖經是熟讀了,但引用起來是不分因時、因地、因人、因條件、因任務目標的。比如,宣教時在公交車上,也隨意朗讀聖經經文,把經文的話傳給車上乘客,弄得很多人誤認為基督徒都是“精神病”,福音沒傳到位,卻把自己的名聲辱沒了。實際上就是辱沒了神的名聲。

堆砌辭藻,華麗之風,教會裏更是一派濫觴。那些“屬靈”的肢體,無論是在禱告上還是在各種活動中,嘴巴裏吐出的話語,那簡直都是閃光的、漂亮的詞句一串串的。如果作為形式上的崇拜禮儀這是正當的,無可厚非的。但如果不管是什麼活動,在什麼地方都如此的話,就顯得太輕薄了,無異於是對聖經真理的濫用與褻瀆。最致命的是,多數都陷入空話的說教之中,沒有絲毫的實際意義,更不會給哪個信徒帶來靈性上的益處。至於東施效顰,彼此雷同的現象基本是無處不在的。

“唯讀聖經”觀念導致出的“笑話”很多,這裏所舉不過是冰山一粒而已。很多時候,我們對聖經真理的理解都是似是而非的,這就需要我們謙卑下來,多讀一些前輩神學家和古代教父的釋經和講章,循序漸進的進入思考,才有希望把聖經真理弄明白。對一般信徒來說,隻要粗通就可以了。記得,教會的一位牧師說過一句話:“聖經裏的話,隻要懂得一個,就會使你受用一生,足夠你在舉止言行上成為腳前的燈和路上的光了。”這話乍聽起來,不是那麼“屬靈”,好像聖經其他真理都不重要似的,但卻與我們信仰的實際是最為貼近的。

“唯讀聖經”的最大弊端莫過於套用經文了。無論教會有什麼活動,也不管牧師或者某個肢體說話是什麼意思,就偏偏有人用某段經文將其否定,愛扣帽子的信徒更會馬上把“異端”之類的“冠冕”戴在這個人的頭上。而實際上,這段經文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他並不清楚,隻是以經文字句的意思進行解讀。所以聖經也告訴我們:“他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精意。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後3:6)

但要真正懂得“精意”就必須閱讀廣泛,常聚會常聽道,才有希望懂得那麼一點點。否則,我們將永遠處於對聖經真理的無知狀態而不自知,反而陷入以為自己很懂聖經的泥沼裏,難能自拔。

剔除“唯讀聖經”的怪圈,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不斷增強對神的敬畏之心。這是當前教會最缺乏的。

據傳《聖經》在排版時,“神”的前麵都顯示一個空格。這是以色列人在閱讀聖經時,對神的一種敬畏的表示。而且聽說以色列人在閱讀聖經前都必須洗手,因為神是聖潔的。這些自然都是形式的東西不宜效法,但對神的話必存敬畏之心,這卻是應該的。聚會時,信眾必須有臨在感,仿佛神就在我們身邊。我們的一舉一動神都在看著。我們對神的話解讀時,也應該有臨在感。這樣,對神的敬虔之心就會自然形成。有了敬虔之心,“唯讀聖經”的觀念也就自然消除了,人也謙卑起來,去尋找那些解讀聖經非常好的書籍去閱讀了,聽道也會認真起來。

總之,“唯讀聖經”的觀念給我們帶來的是一片“死氣”,與神的鮮活的真理對立起來。我們要的不是字詞的死記硬背,更不需要把整部聖經倒背如流。我們需要的是讓神的真理成為我們的呼吸和心跳,成為我們生命的氣息。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基督教未來增長壓力的觀察與思考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