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450萬字,學者蘇精手抄國內缺失的來華傳教士檔案

作者:馬一 來源:基督時報 2020年10月20日 14:17

“看到來華傳教士關於中國的檔案,猶如發現了另一個敦煌寶藏。”年已74歲的學者蘇精先生說。

15世紀中後期,隨著地理大發現及西、葡的對外擴張,歐洲傳教士紛紛前往世界各地傳教。明萬曆年間,耶穌會士率先入華,掀開了明清時期中西方科學與文化交流的序幕。 從1552年到利瑪竇1583年到達中國,共有32名耶穌會、24名方濟各會士、2名奧古斯丁會士和1名多明我會士試圖在中國定居,但都未成功。直到1583年,耶穌會士羅明堅、利瑪竇等始以“番僧”的身份到達肇慶,開啟了耶穌會在中國內地傳教的曆史。此後,基督教會陸續派遣傳教士進入中國。

不同時期的來華傳教士都對當時的中國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 。其中就來華傳教士留下的文獻,在學者看來猶如敦煌文獻,不僅涉及政治史、軍事史等,還有生活史、物質文明史、文化史等內容。但遺憾的是,這些文獻躺在西方的圖書館中,被中國學者長期忽視。

蘇精,英國倫敦大學圖書館研究所博士,曾任台灣輔仁大學教授等,目前早已退休。在他47歲時,蘇精在圖書館古籍善本部擔任主任,本來再工作一年零10個月就可以退休安度晚年的他毅然決然前往英國留學。拿到碩士文憑後,因找不到工作,蘇精賣了房子,再去英國讀博士。在圖書館查檔案時,蘇精接觸到了少有人研究的完整來華傳教士檔案,特別是豐富的印刷出版、醫院、學校等與傳教有關方麵的記載。這些與傳教有關的記載深深吸引住了蘇精,由此便開始了他的“手抄”之路。

整整3年,他泡在圖書館中抄來華傳教士檔案,抄了250萬字。回國後,又利用微縮膠片,繼續抄文獻,如今已達450萬字。隨後,蘇精出版了《鑄以代刻:十九世紀中文印刷變局》(中華書局),騰訊文化對此書評論說:“該書在大陸出版後,引起轟動。書中論證之嚴謹、材料之紮實,令人歎為觀止。”

騰訊文化對此書專訪了蘇精,邀請他回顧了自己450萬字手抄史的開始和過程。在訪談中,他回憶說:“我在圖書館查檔案時,沒看到中國學者,也很少看到英美學者。來華傳教士檔案完整,特別是印刷出版、醫院、學校等方麵的記載,因與傳教有關,所以特別豐富,讓人實在無法抵擋‘將它們抄下來’的誘惑。”

正是因為這些一筆一劃的文字,才讓那些不為人知的傳教士的故事展現在我們眼前,甚至有些材料推翻了我們原有的認知。在訪談中,蘇精談到一些曆史軼事,給人帶來不一樣的視角,比如以下兩則:

一、慈禧捐贈1萬兩白銀建成的協和醫學堂

1901年11月受倫敦會委派的蘇格蘭傳教士托馬斯·科克仁到達中國著手創辦北京協和醫學堂。抵達北京後科克仁便開設了門診,門診部的病人中有李蓮英,正是通過李蓮英,倫敦宣教會得到了慈禧太後的認可。醫學堂的建設得到了第一筆來自慈禧的捐贈;之後,醫學堂又得到了來自李蓮英的1600英鎊捐贈。最終,北京協和醫學堂於1906年正式落成,有外國教員14人,成為當時唯一得到中國政府承認的教會教育機構。英國外相、美國大使都出席了落成典禮並致辭。1915年,洛克菲勒基金會收購協和醫學堂。隨後,洛克菲勒基金會投入資金進行新校建設。1917年9月由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幫助建立北京協和醫學院,開辦醫學預科,附屬醫院為北京協和醫院。

在此基礎上大家普遍認為,如不是慈禧捐了1萬兩白銀,協和醫學堂是不可能開辦起來的。但從蘇精抄寫的檔案看,慈禧捐款隻占全部捐款的1/5左右,未必是決定性力量。

二、馬禮遜,開創了現代中文活字印刷

說起活字印刷,我們往往追溯到畢昇,但在來華傳教士引進現代印刷術之前,活字印刷始終沒能成為主流。英國傳教士——羅伯特·馬禮遜是西方派到中國大陸的第一位基督新教傳教士,他在華25年,在許多方麵都有首創之功。200年前,他從英國找到專業印刷工,帶著機械,來中國印刷字典。這是現代活字印刷首次進入中國。同時也出版了中國曆史上第一部英漢字典——《華英字典》。他還第一個把《聖經》譯成中文,以自己的醫學知識在澳門開辦了第一個中西醫合作的診所,展開了基督新教在中國的宣教曆史。

對於國內普遍存在的忽視傳教士貢獻的狀態,蘇精說到;“傳教士在涉及政治的一些問題中,表現並不十分妥當,如果不是他們陷入政治太深、太廣,今天我們可能也就不會忽略他們的貢獻。”蘇精也說到,傳教士也不是完人,“來華傳教士對近代中國社會有建設性的功勞,但他們做的事也不全對。他們自己也並非完人,也有自私、嫉妒、偏見等。我們不能隻看到他們好的一麵,也不能隻看到他們壞的一麵。”比如慕維廉,在中文史料中,他被認為是一個完人,但據來華傳教士的檔案記載,正是他親手關閉了墨海書館。那是傳遞西學的重要渠道。此外,慕維廉還在同一年,將教會醫院轉手給民間機構。可以說,倫敦會在上海的兩大基業全被他斷送了,而他采取的手段不太光彩。可見,雖然慕維廉做出了很大貢獻,但也有失職之處。

從清末算起,來華傳教總數在1.5萬人左右。關於這些浩瀚的傳教士檔案蘇精教授表示,他連讀帶抄這麼多年,隻看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與之相比,這些傳教士士留下的文獻數量不僅驚人,而且內容多樣,涉及到生活史、物質文明史、文化史等多方麵內容。

麵對這一仿佛“敦煌寶藏”一樣的史料,他希望今後能有更多學者繼續做這個工作。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基督教未來增長壓力的觀察與思考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