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美國多位宗教領袖討論信仰在政治、分歧領域和共通點中的作用

作者:S.I. 來源:基督時報 2020年12月12日 09:48
圖源:Zoom
圖源:Zoom

12月3日,來自多個宗教身份的美國信仰領袖們參與了當日的討論,重點是美國的宗教分裂以及各個宗教團體可以共同努力的共通點。

這一Zoom網絡研討會名為“以信仰而前進—拜登總統任期內的宗教與政治”(Moving Forward with Faith —Religion and Politics in a Biden Presidency),會議由美聯社、宗教新聞社(Religion News Service)和“對話”(The Conversation)主辦,宗教新聞協會(Religion News Association)前主席、《匹茲堡郵報》(PittsburghPost-Gazette)宗教記者彼得·史密斯(Peter Smith)主持。在史密斯分享觀眾所提出的問題供他們進行回答之前,小組成員們分享了他們對美國宗教及政治狀況的看法。

與會者包括有:
斯金納領導力研究所(Skinner Leadership Institute)聯合創始人、全國非裔美國人神職人員網絡(National African American Clergy Network)聯合召集人芭芭拉·威廉姆斯-斯金納(Barbara Williams-Skinner)
Haute Hijab(譯注:美國一麵向穆斯林女性的時尚品牌)編輯、宗教新聞社記者谘詢委員會成員迪爾斯哈德·阿裏(Dilshad Ali)
天主教神學院聯盟伯納丁中心主任、公共神學助理教授史蒂芬·米利斯(Steven Millies)
以及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羅素·摩爾(Russell Moore)

威廉姆斯-斯金納堅持認為,盡管“宗教和對憐憫之上帝的信仰讓現在的我們應該團結起來”,但美國要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分裂。她指出,在投票方式上存在很大差異的“兩個最具宗教活躍性的團體往往是對立的,而且對立不一定在他們的信仰信念上,而在政治上”: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和黑人新教基督徒。

她形容這兩個團體“在政治和核心信仰上完全相反,幾乎像是他們在服侍完全不同的上帝一樣”。

根據威廉姆斯-斯金納的說法,“非裔美國人基督徒感覺很驚訝,因為7400萬美國人打算讓一個有著多數白人福音派、天主教徒和其他包括少部分拉美裔和黑人支持的人連任,但這位人士的行事在他們的眼中,以大體上源自聖經的角度來看是毫無道德基礎,不僅有著缺陷,更是存在…邪惡。”

她表示:“人們存在一種想法,即那些說著追隨耶穌、致力於做《馬太福音》25章意思中最少部分的那群人、並且還呼籲我們要愛人如己的人竟然還有勇氣再接納一次,而且還是以差不多同一水平?真的很難讓人再次相信…我們竟然服侍著同一位上帝。”

在討論過自己關於非裔美國人非常不喜歡特朗普總統的信念後,威廉姆斯-斯金納斷言稱宗教業已成為“美國最具分裂性的領域之一”。

摩爾也表達了對“這種具有壓倒性政治認同感和分裂感”和其對國家的影響的關注。他將這個國家描述為被“雙方要麼是你勝我憂,要麼我勝你憂”而搞得“疲於奔命”,還補充說“這絕不可能讓我們作為一個國家而前進”。

根據摩爾的說法,“宗教不能是另一種形式的政治,政治也不能是另一種形式的宗教。就我而言,作為耶穌基督福音的宗教不是任何目的的手段,而必須就是目的本身。”

他強調:“在我們宗教社區中,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與之抗爭的一件事就是憤世嫉俗意識。這種意識經常自以為是地稱宗教和其他任一領域都是獲取或維持權力的另一種形式。這絕非宗教。”

其他與會人員討論了宗教團體及人群之間的分裂。米利斯注重於天主教會內部的分裂,特別援引了天主教會中就推定當選總統拜登支持墮胎而引發的分裂。他稱:“我認為,在美國政治中,宗教從沒有像2020年總統大選這番分裂過。至少在美國曆史上,天主教徒從未像現在這樣分裂過。”

米利斯解釋說,現在就存在著天主教會中的分裂是否會在拜登總統任期內繼續下去的矛盾信號。

他指出“一個由領頭主教們組成的委員會準備開會,以解決他們所認為的自身的拜登問題”就是在表明分裂會繼續下去,他們在國際殘疾人日發表的聲明中援引了教宗方濟各用到了拜登的競選口號“更好地重建”(build back better),以示一個“天主教會中存在著準備與喬·拜登一起努力的領袖”信號。

阿裏指出“在過去的20年裏,美國各地的穆斯林社區在每次選舉周期內都不斷地提高其政治參與度和積極性”,還承認“我們社區並不總是站在正確的候選人或哪個才是需要我們團結起來處理的最重要問題,又或是誰才是我們需要聯盟的人一邊。”

阿裏稱,雖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支持拜登,但因為努力實現擊敗特朗普這一共同目標,他們在大選中很大部分地團結在拜登周圍。

她表達了對於有民調稱特朗普在施行所謂“穆斯林禁令”後還能得到穆斯林社區35%支持的困惑,指責總統的“仇外言論助長了對穆斯林和其他邊緣化社區攻擊及仇恨言論的大幅上升”。

“穆斯林禁令”指的是美國國土安全部對來自被列入“關注國家”的個人進行為期90天的旅行禁令,這些國家包括:伊朗、利比亞、索馬裏、蘇丹、敘利亞、也門、朝鮮和委內瑞拉。

2018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以5比4的裁決維持了旅行禁令。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多數人意見書中寫到,“文本內容無關乎宗教”,還補充說“該宣稱明確基於合法目的:防止無法得到適當審查的國民入境美國,同時誘導其他國家改善其習俗”。

2015年12月,前總統奧巴馬簽署了一項法案,限製來自某些國家的個人旅行。這項方案被稱之為《對於適用免簽證計劃旅行前往特定國家的外國人進行限製》(Restriction On Use Of Visa Wavier Program For Aliens Who Travel To Certain Countries)正是一份大型撥款法案的一部分。

與會人員還討論了其他優先事項,如他們希望不同教派和背景的信仰團體能夠團結起來。米利斯提到說“大流行應對,獲得醫療保健,經濟救濟”,財富不平等,氣候變化及警務改革就是信仰團體可以達成共通之處的領域。威廉姆斯-斯金納讚同“過去已經證明了刑事司法改革是保守派和更多自由派之間的團結紐帶”。

摩爾認為“難民問題”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信仰團體可以公共關注的一個領域。與會成員們一致認為,有信仰的人必須在他們都同意的領域中盡可能多地進行合作,而不是將焦點集中於分裂領域。

米利斯補充說:“讓信仰團體處於公眾中的最佳位置始終是我們所有人,或是說我們絕大部分人都讚同的地方。當各方麵的信徒們都說出我們可以一致肯定的內容時,宗教之聲是最強有力的。那可不是墮胎或婚姻平等,又或是奧巴馬醫療改革中的強製避孕藥。”

阿裏對此同意,並說到:“如果我們不願意在不同問題上共同努力,不願意就相同事物達成共識,那麼我們就是在…自找苦吃。”她也讚同“一是一,二是二…可以在一個問題上與拜登合作,也可以不同意他對另一個問題的看法。”

摩爾譴責了美國政治中的部落化,堅持認為“我們應該采取無任何永久盟友或永久戰役的姿態,但需要的是能夠彼此交談,誠實討論我們的分歧,然後在能夠做到的地方進行努力,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進行解決”。

為了說明自己的觀點,摩爾表示:“舉例來說,在反對墮胎的那日,我曾經反對過奧巴馬總統,成為一名堅定的反墮胎基督徒,然後在同日與他一同致力於難民政策。在特朗普政府中,我曾經反對過他對於難民或逃離的受迫害基督徒,或是對邊境上的兒童進行打擊,然後同日我也與他合作一同解決中亞人群受到迫害的問題。”

他斷言道:“這應該就是我們所有人在每個問題上的姿態,一是一二是二,每時每刻應該采取的態度,而不是尋求一位救世主或是尋求成為除了呼召我們成為其門徒那位的其他人的門徒。”

威廉姆斯-斯金納評論說:“我認為,對於我們而言的挑戰是克服孤島以及妖魔化人群,就因為他們不相信我們的信仰。”摩爾對此表示讚同,重申自己對於“進入到一種可以在五個問題上彼此反對,但在一個問題上彼此合作模式”的支持。


翻譯自《基督郵報》原版英文版,有改動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唐崇榮牧師兒子的全家嚴重車禍 邀請代禱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