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探討丨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的基本思想

作者:李浩宇 來源:基督時報蒙允轉載 2020年12月14日 08:58

自20世紀以來,生態環境、女性處境就是西方社會熱衷探討的兩大問題。前者於60年代發展出影響廣泛的生態環境運動,後者於70年代再度興起女權運動的第二波浪潮。而本文所提及的生態女性主義,則是由這兩股思潮交彙所致。其焦點在於:將女性受壓迫的處境與自然受壓迫的處境建立某種內在關聯。

然而,眾多思想分支也呈現出不同的理解,文化生態女性主義注重先天的女性功能;社會主義生態女性主義側重生存角度;社會生態女性主義視女性功能為習得性特征;哲學生態女性主義從思想層麵切中時代的症結,可稱為眾多理論的根基;精神生態女性主義強調以自然為基礎,建構超越傳統神學的新文化。2雖然筆者所要闡述的內容更為傾向最後一類,但各思想流派在其批判對象上都較為一致。

因此,在寫作思路上,筆者將首先勾勒該思潮對傳統觀念的綜合性反叛,再側重從聖經解析、上帝觀念和自然形象三個方麵論述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對新型秩序的展望,最終淺析其於當今中國教會的教牧意義。

1,拆毀:對傳統觀念的反叛

1、反對父權製的等級製

在生態女性主義者眼中,解放女性境遇與保護自然環境屬於同一個問題。雖然他們對於該類問題的原因有著不同程度的探討,但大致都體現出對絕對權威的反抗,因其容易導致等級差異,進而產生不公平、不平等的奴役現象。而主要被聲討的對象就是父權製,意指某種過分注重男性意誌,而不充分考慮女性或其他團體意見的社會、教會結構製度。

在社會中,縱觀政治、經濟和科研等重要領域,其關鍵角色主要為男性所占據。反觀教會也是如此,嚴格審查女性擔任聖職,但對男性任職卻網開一麵,以致於牧者團體中大多為男性。究其根本,他們也反對父性上帝的觀念,以及聖經中對男性權威的字麵教導。而在生態問題上,人類以主宰者自居、無情奴役自然環境,從而造成土質、水質、大氣、生物鏈等多方麵的惡劣處境。故此,生態女性主義者反對這種男尊女卑、不民主和不公平,以及將自然完全物化的父權文化。

2、批判西方社會的二元論

在古希臘哲人眼中,世界是由永恒的精神智慧Logos流溢而形成的,而人類靈魂雖分有Logos,但卻被禁錮在邪惡的、物質的肉體內。因此,他們認為,理性比情感更可靠,靈魂比肉體更自由。及至新約時代的基督教,福音以處境化的方式從猶太走向外邦。在保羅的思想中就摻雜著些許斯多亞哲學思想,而約翰福音的作者亦以希臘哲學中的Logos概念引入基督教神學,這都令得古希臘哲學與基督教神學呈現某種融合的趨勢,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東方古教父奧利金以古希臘哲學的“羅格斯流溢說”為模型,發展出多層次的寓意解經法;西方古教父奧古斯丁更從曆史哲學的角度,為後世教會勾勒了宏偉的“上帝之城”,令後人望而生畏。顯然,在傳統基督教神學中確實彙集不少希臘哲學的影子,呈現著永恒與暫時、光明與黑暗、精神與物質、靈魂與肉體等相互對立的二元趨勢。另外,牛頓的科學發現、啟蒙運動的理性洗禮,都將這種二元對立進一步擴大,甚至被毋庸置疑地奉為真理。

對此,生態女性主義者大多認為,傳統基督教神學中輕看物質的思想,就是造成生態破壞的罪魁禍首。許多基督徒自稱為“天路客”,一生隻在乎自我靈命的成長,漠視今生、短暫的生態環境。甚至,許多人打著所謂“管家”的名號,為己私欲而暴力壓榨自然資源。其次,這種以靈魂理性為中心的思想前設,亦為男性統治自然、女性提供了一定的“正當性”。

甚至,傳統基督教神學更以此延伸出大量高舉男性權威、人類地位的教義。若果不去除此等二元對立,自然與女性隻會在這種不平等條件中上演惡性循環的悲劇,永遠無法走向真正的民主、平等與自由。因此,西方社會的二元論亦是生態女性主義者極力聲討的對象。

2,重建:對新型秩序的展望

生態女性主義與後現代主義的不同之處就在於:前者不但以多元角度拆毀過去奴役自然、女性的傳統觀念,更注重在廢墟之上建立於時代發展有益的新秩序。其解決方法是多樣的。按照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的觀點,基督教本身的確蘊含平等、團結等值得肯定的特性,但前提是,必須對傳統基督教神學做出某種程度的調整。3

1、上帝觀念

基督教的上帝不但是超越性的,更是臨在性的。然而,傳統基督教神學相當注重上帝的超越性,將之視為至高、大能,且統領萬邦的上帝。希特勒的悲劇告訴我們,這樣的神學理論容易淪為強權政治、暴力剝削的助燃劑。

對此,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認為,我們可以嚐試透過強調上帝的母性關懷來體現其臨在性。其中,蘿特主張以母性的Sophia來取代父性的Logos,反對用“他”來形容上帝,並反對傳統神學架構中的三一論式。

她依照伊馮·吉巴拉的觀點,將三一關係本身理解為聯係萬物的創造力,不僅關乎宇宙各個層麵,而且體現於地球生物圈的方方麵麵。同樣,新約時代的耶穌所揭示的上帝並不是至高、超越,以及源頭性的Logos,乃是位格間彼此付出愛、承擔痛苦的神聖智慧,即Sophia。4

此外,也有人強調聖經所描述的上帝之愛,耶穌接納新約社會的邊緣群體,例如,稅吏、妓女、外邦人等。溫德爾稱,“這愛給予所有人,不僅不理會階級、種族和性別,還推翻了所有的價值刻度。”5如此一來,這位象征著神聖智慧的Sophia上帝著實拉近了與世界的距離,使得我們能夠走出恐懼的陰影、擁抱這可親的聖愛。同時,這聖愛也激勵著我們以愛坦誠相待,並與大地保持友好的和諧關係。

2、人類地位

人類在世界中應當承擔怎樣的角色呢?按照傳統基督教神學的觀點,人是按著上帝的形象樣式所造,天生具備超越自然的優勢,是神所任命的管理者。該神學理論所體現的,乃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思想前設。在牛頓機械論的刺激下,人們便更順理成章地奴役自然,將之完全物化,淪為滿足人類欲望的工具。

因此,我們應當將人論的重點從“職責”轉向“形象”本身,強調平等之愛的上帝形象。雖然上帝是聖潔的,但祂給予我們的不應隻有道德規範,更為重要的乃是愛的原則。在自然界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母愛的光輝,有許多動物為了保護自己的幼子,甚至願意放棄自己的生命。顯然,愛是動物與人類所共有的能力。

然而,人類的特殊在於他們知道自己“正在愛”和“應該去愛”。而所謂“管家”的職責,並不是說我們要以暴力的方式征服自然,而是要在萬物麵前成為愛的榜樣。真正的管理,不是外在行為的約束,乃是由心而出的靈性感化。對此,方濟各的一生是值得效法的,他以近乎瘋狂的方式深愛上帝所創造的一切。

3、自然形象

按照西方科學的父權思維,我們習慣將自然界視為被統治的、物化的客體,其實這是一種對宇宙生命的剝奪行為。由於傳統基督教神學也帶有曆史父權思想的色彩,以致根本無力與西方科學分庭抗禮。因此,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者另辟蹊徑,從女性特征、萬物內在聯係的角度對自然形象做出了全新的詮釋。

他們認為,自然並不是供人研究、無生命的客體,乃是具備生命力、能夠自我成長的主體,不但溫柔、細膩,而且具備滋養、赦免、治愈、寧靜和忍受等能力。其次,自然並不是由化學規律所主導的大爆炸而來,乃是由一粒由生命原則所主導的宇宙蛋殼中孵化而來。再次,他們肯定女性與自然之間的內在關聯,以懷胎類比自然的孕育,以母子間的臍帶比擬生態內的食物鏈,更以母胎內的羊水對比生態係統中的大氣層。6

另外,有人引入希臘的Gaia女神提出了“蓋雅學說”,視大地為一個具備回饋係統、自我調整能力,並且伴隨世間萬物共同進化的有機生命整體。最後,他們肯定受造物間存在某種內在聯係,而這也是人類實現以愛的原則來管理萬物的根基。對此,方濟各在其《太陽頌》中,以超越詞性的方式,為自然事物賦予獨特的性別特征,例如,水姊妹、火弟兄。7他以童真的角度來看待自然,並邀請所有造物一同讚美上主,實在可稱為現代生態思潮的開山鼻祖。我們是否同樣可以換個角度看世界呢?

3,總 結

綜上所述,無論於社會、還是教會,該思潮的影響無疑都是顛覆性的。也許有人會以“泛神論”一言以蔽之,甚至有人會因其修訂尺度之大而無法接受,但筆者認為,任何“判決”都是應當尊重的,因為愛、平等、以及自由正是該思潮的中心主旨。因此,筆者也無意為該思潮申辯,惟願在此闡述對該思潮的些許感悟。

在筆者眼中,基督教生態女性主義的神學革新不但偉大,而且相當感人肺腑。首先,她的神學動機不是一己私欲,而是芸芸眾生——所有在強權壓迫下備受煎熬的社會群體。其次,她的神學目的無疑是充滿愛、包容的溫馨之地,在那裏沒有紛爭、壓迫,以及無盡的爾虞我詐。再次,她的神學表達無疑是行動主義的,不隻是停留於思想層麵的神學理論,更是激勵人心擁抱世界的新倫理。

另外,她的神學突破實在值得重視,對上帝父權式的思考、將自然完全物化的考量,都令我們在神學探尋上偏離了聖經的啟示。上帝不僅是超越的,更是臨在於世界之中的存在。祂不是冷眼旁觀的審判者,而是與你我同走天路的關懷者。

從某種層麵來說,這正是當今中國教會所缺乏的神學洞見。許多傳統基督徒太過注重個人得救的問題,而對身邊的人、事、物熟視無睹,即生態問題、對弱勢群體的慈善關懷等。其實,這也是某種變相的自我中心主義。其次,教會過度注重聖潔性的道德教導,以致信徒間常形成審判對壘,緊抓對方道德行為上的過失,缺乏包容之心。此外,該思潮亦能叮嚀教會注重對受造物的靈修,並非讚美受造物本身,乃是基於其存在稱頌上帝的創造行動。

然而,筆者必須強調的一點是,該思潮對於當今教會而言仍屬陌生領域,實在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接受的神學創見。因此,雖然這知識的確是自由、真實的,但為著教會信徒的靈性益處,我們應當以循序漸進、適宜當地處境的方式來開導信徒。這不但是為了順應該思潮本身所強調的特點,其實也是使徒保羅的牧會理念。以上即是筆者所看到的,西方生態女性主義對中國教會的“叮嚀”。


1. 作者為溫州一教會牧者
2. 鄭湘萍。 <生態女性主義視野中的女性與自然> 。《華南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6期,第3頁。
3. 段琦,《當代西方社會與教會》(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年),第93頁。
4. 王曉朝、楊熙楠主編,《生態與民族》(山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71-73頁。
5. E.M.溫德爾著,刁承俊譯,《女性主義神學觀》(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5年),第164頁。
6. 廖湧祥、穀寒鬆合著,《基督信仰中的生態神學》(上海:光啟社,2003年),第22頁。
7. G.K.切斯特頓著,王雪迎譯,《方濟各傳》(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6年),第75頁。

參考書目
段琦。《當代西方社會與教會》。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年。
E.M.溫德爾著,刁承俊譯。《女性主義神學觀》。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5年。
G.K.切斯特頓著,王雪迎譯。《方濟各傳》。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6年。
廖湧祥、穀寒鬆合著。《基督信仰中的生態神學》。上海:光啟社,2003年。
王曉朝、楊熙楠主編。《生態與民族》。山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年。
鄭湘萍。 <生態女性主義視野中的女性與自然> 。《華南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6期,9頁。


本文原載於“信仰和學術”微信號,本平台蒙允轉載,不擁有版權。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唐崇榮牧師兒子的全家嚴重車禍 邀請代禱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