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從羅得的選擇與結局反思:基督徒遠離神的危害性

特約撰稿人 客旅 來源:基督時報 2020年12月18日 10:47

經文:
“伯蘭住在迦南地,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漸漸挪移帳篷,直到所多瑪。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麵前罪大惡極。(創世紀13:12-13 亞)”

在這兩節經文中,我們看到了亞伯蘭與羅得的住處,“住處”對於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住在哪裏決定著人們的生活質量,也決定著所接觸的事物包括一些習慣。例如:古有孟母三遷。孟母為了使兒子有良好的生活環境、教育,所接觸的人事物對孟子的影響,曾連續三次搬家,直到找到了合適孩子成長教育的地方。

筆者以往聽到這個教育性的典故並不能明其深意,也沒有意識到環境的重要,以為這些都不是大問題,卻把生活的條件看得很重要。直到為人父母才發現,好的環境要比好的條件重要得多,好的環境帶出好的影響,能使人正麵積極的成長。而好的條件不善其用會使人變得不思進取,好高騖遠,總想走捷徑。

例如,孩子在一個有學習氛圍的環境中,他也願意去嚐試像其他孩子一樣學習,即便他心裏不是特別渴望學習。但如果孩子在一個這遊戲氛圍的環境中,即便這個孩子很優秀,從不玩遊戲,但長期在這個環境中耳濡目染,他也會邁向遊戲的深淵。就如亞伯蘭與羅得的住處,決定著人生的方向和最後的結局。

他們叔侄二人原是住在一起,一起牧羊,但因產業豐富到容不下他們二人同住的地步。而且在經文中的上下文中可以看出,亞伯蘭一直帶領、幫助、包容羅得,並沒有計較誰吃虧誰占便宜,但羅得卻想爭得明白,於是亞伯蘭把優先選擇權給了羅得,讓他選擇。

亞伯蘭對羅得說:“你若向左,我就向右,你若向右,我就向左。”可以看出亞伯蘭對侄兒羅得的愛護,首先考慮的是羅得的感受與需要,於是羅得就一眼看中了約旦河的全平原,那地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這樣好的條件任誰都想得到。亞伯蘭也並不是不知道約旦河全平原的豐富,但他卻以神為中心,他的腳步由神定奪。

此時的迦南地顯然沒有約旦河全平原那麼富饒,亞伯蘭他依然留在此地,是因為他相信並依賴神的應許。而羅得的選擇不是出於神的旨意,是憑他自己的眼光與喜好選擇的。這好像我們大多數基督徒一樣,在選擇上總是憑自己的喜好和心情,當我們禱告把一件事交托給神的時候,或許隻是走程序,回過頭來我們還是要憑自己做出最後的決定。

一個人禱告向神交托事情卻得不到回應,是因他從沒有真實得到回應的經曆,從禱告到決定不給神時間,禱告起來後就自己想辦法了。羅得他能有今天的成果,完全是因為亞伯蘭的緣故,神賜福亞伯蘭,所以靠近亞伯蘭的人都會受到恩惠,這一點羅得知道。但他想他現在的資產已經很多了,已經具備自己單幹的實力,所以他想離開亞伯蘭。

羅得的每一個打算與行動,都把我們在神麵前的光景彰顯的淋漓盡致,我們明知道主的恩典有多大,也知道神能看上我們是因基督的緣故,但今天救恩我們得到了,恩典也有了,就想離開神自己闖一闖,好像自己有多大能耐一樣。

當羅得進入約旦河全平原時,他一麵看見這地的豐富好像找到了寶藏一樣,一麵感覺自己並不是離不開他的叔叔,甚至這地的一切都是他叔叔所給不了的,突然感覺眼前一亮,他如願以償地住進了平原的城邑。但他卻不能很好地把持自己,他漸漸挪移帳棚——或許這一舉動連他自己都未曾察覺,因為此時他的心是昏沉的,在安逸的條件中漸漸麻痹。

這就如基督徒漸漸偏離主是一樣的,信主的年日增加,有時會覺得信來信去都是那些事兒,剛信主就聽的道,現在怎麼還講?就會厭煩。

為什麼剛信主時我們很熱心,因為關於基督的一切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新鮮的,前所未見的,所以充滿了好奇與新鮮,信主久了以後就發現沒什麼特別的,年年日日都是那些內容,同時也發現信主這些年也確實沒虧著,條件好了,疾病沒有了,一切都挺好,這耶穌也就沒那麼重要了吧。

當我們離開主迎合這個世界時,發現也挺不錯,多與世界來往感覺整個人都精神多了,可好過總去教會聚會,枯燥又乏味。時間一長,發現自己的言談舉止都沒有了耶穌,聽流行歌曲、熬夜追劇、狂殺抖音、快手、跳廣場舞、極力的向世人推銷自己,不知從何時起連自己都信以為真了。以為自己和他們是一種人,就像醜小鴨,它與鴨子們在一起呆久了,它真的以為自己是一隻鴨子,甚至是又醜又黑的鴨子,豈不知它是一隻美麗的白天鵝,它的生命很高貴,但和鴨子們待久了,它以為自己是一隻還不如那些取笑它的鴨子們,這是不是很像今天在世界中漂流徘徊的基督徒呢?

我們不斷遠離主耶穌,是因為我們並沒有坦誠的住在主裏麵,正如詩歌所唱:“住在主裏麵,無上的福氣。常與主交通,甜美的經曆。”主耶穌喜歡我們住在他裏麵,喜歡我們常與他交通,他能幫助我們麵對一切,我們真的很需要他,當我們遠離主走向世界,就會發現“界限”是我們所不能把握的。

如同羅得,他漸漸挪移帳篷直到所多瑪,而所多瑪在神看來卻是一個罪大惡極的地方,羅得以為自己找到了好地方,卻不知自己已經身陷囹圄,難以脫身。這城的罪惡就像粘膠一樣,一旦粘在身上就怎麼也甩不掉了,這就是主讓我們遠離世俗的原因,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抗體。所以亞伯蘭緊緊地依靠神,當羅得搬走以後,神指示他也要搬走,來到希伯侖,在那裏為耶和華築壇。

總結他們二人所走的路,亞伯蘭所走的是向上的路,越走越靠近神,越走越聖潔,而羅得越走越遠離神,越走越汙穢。當羅得住在所多瑪時,正好遇到了四王與五王的爭戰,所多瑪等四王侍奉基大老瑪十二年,第十三年被判,第十四年基大老瑪率領同盟來攻打所多瑪,將所多瑪和蛾摩拉所有的財物和糧食都搶走了,又把羅得和他的財務都擄走了。

這看似巧合的遭遇卻不是巧合,因為羅得背叛神,他也遭遇了背叛而帶來的代價。這一切都是造物主的安排,當羅得被擄去後,他並不能自救從被擄的群人群中走出來,而是他的叔叔帶著三百一十八個壯丁連夜追趕,殺敗敵人,解救了羅得並他所有的。

所以我們當反思,當我們背棄主走向世界以後,所遭遇的患難都是我們自己解決的嗎?哪一次不是主為我們擔當的?當我們遭遇患難時,誰能幫助我們?是我們所貪戀的世俗還是那些我們自以為交情不錯的朋友呢?都不是,或許朋友真的想幫我們,可他們卻沒有這個能力,隻有主耶穌他全然擔當我們的罪孽,背負我們的重擔。我們向他回轉,他就搭救我們。

可悲的是,我們這個人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平安了,我們又轉回世界去。如同羅得這一次被擄是神給他的教訓,可他並不警醒,並不認為自己哪裏錯了,反而會認為自己才是最無辜的。

亞伯蘭把他解救回來,這時候他應該認識到自己為何遭遇此事,他叔叔隻是帶著三百一十八個壯丁就可以打敗五個王的勢力,他應該認識到他的叔叔有神的同在,並且有能力保護他的安全。他不能再住在這裏,而應該跟隨他的叔叔走,但這一切他都沒有做,依然選擇留在所多瑪,因為他眷戀所多瑪的生活。直到所多瑪被滅,他的叔叔又救了他,他還是沒有回到他叔叔那裏,以致最後落得一個被咒語的結局。

羅得的經曆值得每一位基督徒深思,我們看到他的選擇,他的經曆以及他的結局,卻依然還要走他的路嗎?

羅得的一生是基督徒經曆最慘痛及真實的寫照。今天我們既然已經認識到遠離主的嚴重性與危害性,願我們能夠悔改,回到神的家中,回到基督裏麵,不要再硬著頸項,憑著自己的喜好選擇。而要向亞伯蘭一樣緊緊的靠住神。當我們一心仰望神,神自然對我們的方方麵麵都負責,所以我們要懷著柔軟的心,親近我們可親可愛的主,願神藉這篇文章給每一個弟兄姐妹帶來力量與火熱,也願我們都能保持著當初的火熱摯誠的心,阿們!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尋找思想史中的失蹤者馬丁·路德” :《馬丁·路德著作集》翻譯研討會網絡舉行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