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年終反思丨 2020年基督教的關鍵詞:“變”

特約撰稿人 李道南 來源:基督時報 2020年12月20日 16:31

選出年度關鍵詞,這是一些大辭典的慣例,但今年的關鍵詞不同於往年,因為今年比較複雜。

《牛津英語詞典》今年就選擇年度關鍵詞的問題陷入困境,最終,臨近年終的時候也沒有成功選出,因此今年不得不宣布放棄。選不出關鍵詞原因,是因為今年變化太大,不僅是英語語言的變化大,更是因為語言背後的社會事實變化過於劇烈。因為這一年幾乎每個月都有大事情發生,吸引著人們的眼光,主導者討論的話題。一月份澳大利亞叢林火災,二月份川普彈劾案的無罪判決,三月份開始新冠肺炎主導話題,到了六月“黑人命也是命”開始主導英語世界,八月份開始熱議美國郵寄選票和白俄羅斯總統大選,九月份是命名為“登月”的英國大規模新冠測試項目,十月份被“超級傳播者”主導話題,十一月份和十二月份顯然是美國大選。(據CNN網站,11月23日《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couldn't pick just one 'word of the year' for 2020》)

韋氏詞典和Dictionary.com則把pandemic選為今年的年度單詞。這顯然無可厚非,因為今年的新冠病毒一直吸引著全球的眼光,始終是全球人的議論主題。(據英國衛報網站,《Merriam-Webster and Dictionary.com choose same word of the year: pandemic》)

不論是選出還是沒有選出年度關鍵詞,都意味著今年注定成為非同尋常的一年,不僅經濟領域發生著變化,國際秩序同樣在跌宕起伏中結束,也必然在跌宕起伏中開始新的一年。

新冠病毒的傳播不僅宏觀方麵改變了國家社會,甚至直接影響了美國大選的結果,讓這一年社會發展加快了它推陳出新的進程。在微觀方麵,對於我們個人也同樣帶來改變。因為交通封閉帶來的經濟下行,改變了我們的待遇,進而讓我們不得不改變對未來的規劃,實體經濟受到衝擊,網絡直播和銷售成為新寵,這一年我們比往常花費了更多的時間在屏幕上;回家洗手、社交距離、帶口罩更是成為我們的日常習慣。

然而,基督教在這一年中同樣受到巨大的衝擊,也同樣從宏觀和微觀方麵帶來改變。

全球經濟的下行,帶來的結果是教會奉獻的整體下滑,基督教因為經濟收入的降低,不得不減少對外宣教以及日常活動的支持,讓基督教的國際和國內影響力進一步下降。因為社交距離和國家或者地區實行封閉措施,從而教堂或者教會不得不停止開放,在關門的這一段時間,不僅考驗的是一個教會或者教堂的財力,同樣考驗著信徒的忠誠度,這造成的結果是,有些教會因為付不出房租不得不退掉房子,有些信徒不再去教會或者選擇了別的教會,有些教會沒有了信徒,傳道人而不得不去其它教會工作。教會的內部整體發展乏力,信徒對教會忠誠度都遇到了巨大的考驗。顯然,這一考驗的結果是教會影響力和實力整體下滑的。

在社會方麵,對基督教的好感也同樣下坡。因為在這場巨大的社會危機麵前,基督教並沒有什麼可圈可點的行為,除了呼籲甚至起訴政府要求開放教堂之外(美國某一些州),可能並沒有太多的積極行為出來。同樣不顧新冠的嚴峻形勢和政府封閉法令,而以信仰自由為名出門聚會——韓國基督教某一宗派教會,因為對抗韓國政府的檢查,而成為病毒感染之源的事件;甚至有些著名的國際牧師,還拿新冠病毒作為道德審判的證據,認為正是因為不信基督教或者沒有支持基督教,才導致了病毒的泛濫。這讓社會對基督教的評價幾乎無法正麵。加上美國大選中川粉基督徒讓人匪夷所思的誇張表現,在社會看,基督教最後的一塊遮羞布也不複存在。這些讓基督教的社會威信度,成為基督教曆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年。

微觀方麵,則具體到每個信徒對基督教的認同態度的變化。這一年,因為不能出門,在屏幕前聽了很多牧師的講道,同樣也追了很多的劇,也與朋友有了更多的隔空交流,在家人的團聚或者雲交流中發現了更多的生活意義。對基督教的整體表現,有些信徒逐漸失望了,有些信徒重新回歸社會朋友圈,有些信徒則徹底放棄基督教。有些信徒因為教會的衰落以及越來越邊緣化,不得不將自己獲取社會承認的努力投向大洋彼岸,不得不將自己的存在感建立在與自身環境疏離的張力上,社會越是反對自己,自己覺得越是接近上帝的真理,於是他們在旁人不斷驚異的眼神中,繼續著這些不符合基督教特質的活動。

這一年,讓教會陷入困境,讓基督徒同樣陷入某種歇斯底裏的瘋狂。

不論是教會的困境,還是信徒的流失與歇斯底裏的瘋狂,最終這一切的後果都落在掌管教會的傳道人身上。

這一年,在應對新冠帶來的生存危機中,傳道人表現出了他們頑強的生命,和靈活的生存技巧。

教會的危機不論大小,最終都是經濟的危機。危機的直接表現可能是教義之爭、人事之爭、神學爭論等等,但究其原因無不與經濟有關,誰經濟基礎雄厚最終都會占據上風。當然這其中不乏有一些堅持原則的信徒出現,但這樣的信徒或傳道人並不是主流。因為這樣的傳道人要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他有自己獨立且自由的經濟來源。對於那些沒有自己經濟來源,完全依賴教會的傳道人來說,堅持立場顯然並不現實。

於是今年這樣的場景成為普遍,曾經對改革宗信誓旦旦的傳道人,今年突然變成了靈恩派;昔日對靈恩派不共戴天的傳道人,今年突然熱衷於方言;曾經對某華人牧師的理論篤信不疑的傳道人,突然組織人寫文章,對這個牧師大罵不止。他們不是突然覺醒改變了信仰立場,而是有人給他們雪中送炭。在經濟危機中,傳道人既表現了基督教信仰的忠貞,也表現了自己立場的不穩定性。忠貞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改信他們曾經眼裏稱為異教的其它宗教,當然如果其他宗教花大價錢,傳道人也可能把持不住。說他們立場不穩定,是因為在這一年中,他們可能改變了不止一次立場。

傳道人沒有立場的善變,給予基督教自身的社會形象,又刷了一層負麵的色彩。在社會和信徒看來,視金錢如糞土的傳道人在金錢麵前的表現,實在是經不起試探。當然,人在危機中,不讓人改變自己度過危機這顯得有點苛刻。但我們必須分清,今天基督教的危機已經沒有羅馬帝國或者宗教改革時期掉腦袋的壓力。

這一年,傳道人的壓力來源於他們不能離開教會,不能回到社會,在危機麵前他們隻能通過頻繁改變立場,來度過經濟危機。

這一年,在傳道人不斷變化,在基督教不斷變化的過程中,我們看到教會已經不是信徒的教會這一事實,而是傳道人賴以生存的經濟實體。傳道人對教會的控製,以及對教會的依賴,必然使教會喪失獨立性,從而也喪失改變自己的動力和機遇。因為沒有人會拿著自己的飯碗承擔改變的風險。況且,教會就如魚肉,不加緊看護,隨時可能跑到其它傳道人的菜板上。

而這一年,對於那些經濟實力雄厚的大集團教會來說,成為他們低成本大收益地攻城略地的機會。

這一年,我們可以用“變”這個詞來形容教會的狀態。教會不斷在變,改變立場,改變宗派,改變教義和神學;傳道人改變底線,改變態度;信徒改變教會,改變信仰;社會對基督教不斷失望甚至排斥。

這一年,基督教更多處於防守,而不是不是嚐試輸出自己的理念和服務。

這一年,基督教必然在新冠病毒的衝擊下,在美國大選一錘定音的結果中,成為曆史發展中,裏程碑的一年!

但我們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著,不論怎樣改變,上帝在人間一定預留了祂自己的教會和信徒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尋找思想史中的失蹤者馬丁·路德” :《馬丁·路德著作集》翻譯研討會網絡舉行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