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傳統、現代、主流——淺談華東地區A市教會發展過程中需要把握的三大維度

作者:王曲奇 來源:基督時報蒙允轉載 2021年02月06日 08:50
圖文無直接關係。(配圖:基督時報)
圖文無直接關係。(配圖:基督時報)

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城市化速度加快,特別是最近二十年來進入了高速發展期。城市化率從1978年的18%,到2010年已達到50%,截止2020年已達60 %,也就是說,當前我國已是一個以城市人口為主的國家了。A市作為曆史文化名城,華東特大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城市化發展水平居於全國最前列。

得益於該市的深厚曆史文化底蘊和快速經濟社會發展,當地教會在近十多年裏也快速發展。目前,A市共有登記的教堂(含聚會點)67間,專職教牧人員105名,經常參加教會禮拜的人數約有12萬人。市基督教兩會現有直屬堂點11處,信徒約5萬,專職教牧人員26名。粗略估算,該市基督教傳道人與信徒比例為1:1500(A市所在省的比例約為1:3000),教會的現狀是場所少信徒多,“羊多牧人少”,且信徒的增長遠遠高於傳道人的補給,張力還在持續增加。

十多年以來,A市基督教努力追求教會健康有序發展,提出了教會發展的四大模式轉變,即崇拜模式、管理模式、牧養模式和宣教模式的轉變,旨在使教會滿足信眾日益增長的信仰需求,適應日新月異的社會形勢,在這個時代為基督作美好的見證。

據筆者看來,當前中國城市教會發展特別是像A市這樣的東南沿海城市教會群而言,三大維度或方麵的問題需要同時思考並付諸努力加以解決。

第一、困擾中國教會發展的老問題一直存在。“羊多牧人少”,人多堂點少,私設聚會點生生不息,異端邪教侵擾不斷,信仰功利,迷信色彩濃厚,理解簡單粗暴,與社會來往少,隔膜深,差異大。

第二、伴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城市教會出現了新人員新挑戰新危機。新人員群體指的是除了原來的“老人多、病人多、女人多”的傳統教會麵貌,教會有了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白領、海歸、企業家、專業人士,外籍人員等,他們受教育程度高,經濟社會地位高,信仰需求高,但現有教會總體而言未能有效滿足他們,造成一定的資源浪費和人員流失。

新的挑戰是指人口老齡化、人口遷移區域分布不均勻以及流動人口離開城市。新危機是指社會節奏快,互聯網新媒體等網絡社交數字資訊科技發達,精神領域競爭激烈,出現小魚吃大魚,快魚吃慢魚等之前基本未遇的情況。

第三、國家意識形態和戰略方針的重大轉型對教會發展產生深遠影響,要求教會順應這一時代曆史潮流,努力推進基督教中國化,實現中國基督教徹底的政治立場、神學思想、價值理念、崇拜禮儀、信仰生活等各方麵的更新。隨著中國的不斷崛起以及中國改革開放和國家發展的國際形勢的重大變化,文化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民族自信的觀念深入國民人心,中國基督教的去西方化,去殖民化,警惕防備和堅決抵製外來滲透,從而站穩國家和民族立場十分重要,甚至迫在眉睫,是擺在中國基督教麵前生死存亡的頭等大事。

簡而言之,城市教會需要把握以上傳統、現代和主流三個維度,針對性地查漏補缺,固本強身,推陳出新,與時俱進。

第一,針對教會的傳統性方麵,我們知道教會最終是一個精神團體,是聖而公之教會,我們所要進行的最基礎、最根本的活動就是傳統的教會事工,就是要塑造正確敬虔委身的信仰生活,構建合宜的教會管理體係。這始終是我們的本分。

另一方麵,教會的絕大多數人仍舊認同被認為最傳統的禮拜、禱告會、培靈會、布道會和查經會等一係列活動,大家也仍會接受一種傳道人(骨幹義工)單獨講授,大家安靜聆聽的方式。

大家的信仰訴求也始終停留在最淺層,譬如周而複始的會問或關注如下問題:我怎麼得救(被理解為將來能不能上堂),我靠什麼稱義,是否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什麼是神的旨意(一般指提問者具體該做什麼以及該不該做什麼),我生病了或出事了時上帝在哪裏?另外,開展的活動內容和參與人員重複性明顯,觀念陳舊,甚至帶有小富即安的傳統農業社會文化心理和民間宗教信仰功利色彩,這都是表現特點。

以上描述分析就是體現信仰基礎建造的問題,涉及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基礎要義。在這個方麵,教會一定要建立健全教會的信徒信仰成長機製。在教會傳統中,我們這樣稱之為門徒培訓。耶穌基督當年呼召眾多人跟隨他,成為他的門徒,而在他的門徒中又有十二個人被他揀選,被稱為使徒。這就是教會門徒培訓的雛形和聖經基礎。

教會應當形成一個從無到有、由淺入深的信仰成長機製。一般來說,我們可以有一個“初級-進深-高級”(信徒-門徒-使徒)的階梯類課程體係。初級可以是慕道班,解決基本信仰的建立問題。這其中也可以還有一個對所屬教會的宗旨目標、價值理念、組織管理、信徒生活、活動開展等全方位介紹的階段。這樣,我們得到的是委身基督也委身教會的具有雙重委身的信徒。

其次,信徒應進入信仰生活和靈性需要被造就的階段,也就是俗稱的牧養階段。在這個階段,教會應開設主題式課程,諸如禱告與靈修、護教與傳福音、服務與見證、家庭生活、子女教育、職場工作等重要方麵,幫助信徒確立合乎聖經的基督徒信仰實踐。

另外,應當確保信徒有委身的信徒團契,有相互信任和扶持的屬靈夥伴或小組成員。10多年以來,A市城區教會致力於開展分層分級牧養關懷的小組化事工,信徒在各堂統一有序的安排下根據就近原則報名登記加入被考察認可後建立的家庭小組,定期聚會,努力做到每個信徒被關懷,每個信徒去關懷。

與此同時,教會對自身發展和人力資源有長遠的異象,相應地也建立有係統的分層分級的義工培訓體係,建立起一個發現發掘發揮義工才幹的考察遴選機製。這個我們仍要堅持,並且在實際服侍中不斷完善優化。

總的來說,雖然時代在飛速發展,新形勢新現象新需求再出現,但根基不可變,基本盤不可丟。追求進步和創新,希望融入社會,希望對新興信眾群體形成知識上文化上精神上的吸引力和感召力,希望與時代契合甚至呈現引領性姿態的教會發展異象固然好,但這也是不可不作的。

第二、城市教會的現代性維度問題,這也是城市教會最顯著的新問題。20世紀初,萊茵霍爾德尼布爾還在新興工業城市底特律一教會作牧師,他的五年教牧生涯正是美國突飛猛進,工業化進程日新月異,社會轉型急劇快速的時刻。生產力的巨大發展,人口的大量聚集,社會原有組織方式和人際關係的劇烈改變,使得原有社會體係和以教會為主幹的文化精神力量力不從心,漏洞百出,完全無法適應這樣新興工業資本主義發展的世代。

尼布爾當時還是城市教會新到任的青年牧師,彼時尚未成為重量級神學家,家喻戶曉的公共知識分子和美國幾任總統的谘詢師,然而在其名為《被馴服的憤世嫉俗者的隨筆》的教牧實踐中,他以細致的觀察,深刻的分析,辛辣而幽默的言語寫下了當時教會的墨守陳規和“自說自話”,與社會的重大脫節,對城市和新興城市平民、知識分子和社會新貴等人群以及城市乃至整個國家的問題似乎毫無參與,毫無影響,毫無貢獻。他由此提出教會的神學思想要有更新,主張再讀聖經,對照時代將基督福音永恒不變的真理以現代人能懂能接受能切實應用的方式宣講出來。

今天,我們中國也出現了類似的情形。相對於當時的第二次工業革命,我們如今處於以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我們既處在工業化進程中,同時又由於後發經濟社會發展還直接進入後工業化和消費主義時代。

因此,我們麵臨的新興城市群體大不一樣,他們的思維方式、他們的人生旨趣,他們的生活節奏都跟傳統信眾有巨大的不同。如果對他們的牧養和關懷也停留在聚會查經禱告等常規活動和方式,則勢必出現困倦和低效,最終導致他們的心留不住,他們的潛能才幹發揮不出,甚至在一定條件下產生對教會的副作用。

例如,經濟發展使得教會裏產生了企業家、職業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等人群。迄今為止,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有大大小小不下50個基督徒工商團契,主要分布在廣東、福建、浙江、上海、北京、四川等地區和省市,這種格局基本上對應並反映了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在改革開放事業和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領先優勢。

對這些企業和專業人士對教會原有牧養模式和能力形成了新的要求和挑戰,促使教會采取新思路和新措施滿足這部分信徒的需求。他們擁有較多的經濟社會資源,活動能力強,他們往往思想活躍,交往廣泛,資源豐富,身份特別,在教會裏和社會上都具備相當的影響力。他們可以極大的推動教會在基礎設施建設、事工資源拓展、管理水平提升以及社會慈善服務等多方麵取得發展進步。

與此同時,如果沒有牧養和管理好,也可以引發教會紛爭甚至分裂,破壞教會原有組織架構,或者產生涉外問題,滋生外部宗教滲透,或者出現買賣經商的變相追求甚至誘發非法集資詐騙斂財的違法犯罪現象,對教會造成極其惡劣的傷害。

都市白領、海外歸國人員、藝術工作者等新階層新行業也是類似。對這些參加者,城市教會需要因地製宜,因材施教,滿足大家不同的靈性和社會性需求。教會派設專職教牧同工進行督導和牧養,責任落實到人,這是必要的,但不能解決全部的問題,還要“按時分糧”,針對性的回應他們,要依據職業特點、生活習慣、興趣愛好和專長才幹而組成的特色聚會活動。

相應的,教會也當發展專業型義工人才,推動義工隊伍專業化。要注重文化藝術、注重實用技術、注重社會參與。現代社會的重要特征就是分工和專業化。教會裏不同群體的人需求也不盡相同,教會的諸多事務也需要專業性的處理。教會結合自身現有條件和能力,可以培養學有專攻,專注於某事工領域的義工,譬如在聖樂、教堂音響、親子教育、婚姻家庭、文化藝術、社會服務等事工領域發揮作用。

教會也可以向外拓展,尋求資源,邀請成熟的事工團隊或有建樹的服侍人員,或專業的培訓人員作專門指導培訓,通過學習他人先進經驗建立自己的專業性義工人員。目前,西方的神學院教育也在發生重大變革,原有的神學教育內容、模式都在受到巨大的挑戰,一種更加注重實踐,關注世界,強調以教會和深耕於社區的教會實踐工作為基地為導向的平信徒領袖神學教育愈來愈受到重視和認可。

在這個方麵,A市教會已經在探索嚐試。某省級神學院在A市的分校區致力於培養適應城市新興教會發展的專職傳道人和具有嚴肅追求又紮根於教會服侍的平信徒領袖,相信大有可為。

最後,道成肉身為核心的基督教信仰的入世化也要求我們積極的適應回應我們所處的環境。基督教在其神學建構中也主張“普遍啟示”,自身要求進入世俗世界、披戴文化外衣、理解並應用所處文化。基督教在其兩千年的傳播發展中充分體現對各地區各民族各語言文化的回應、適應、借鑒和融入,出現了希臘基督教、拉丁基督教、科普特基督教、敘利亞基督教、拜占庭基督教、凱爾特基督教等多種在曆史上或現實中都影響深遠的基督教形態。

曆史上基督教傳入中國後在教義與神學、經驗與儀式以及教製與權力三方麵表現出的與中國文化存在的衝突,以及基督教內部存在著的傳統和現代之間的張力。在當下時代處境中,基督教會如何回應挑戰,值得深思。


本文原載於“信仰和學術”微信號,本平台蒙允轉載,不擁有版權。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李天恩牧師妻子牛淑君師母追思禮拜舉行:一生跟隨主走下去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