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福音時評| 再思馬金瑜事件:47天閃婚,詩和遠方的愛情裏卻是暴力和逃跑

作者: 吳小曼 來源:基督時報蒙允轉載2021年02月09日 09:46

拉姆是誰?
一位活潑、開朗,像雪蓮花一樣在高原暫放,給他人帶來歡樂的姑娘。
她拍視頻,賣土特產。
卻在直播時被前夫縱火大麵積燒傷不治身亡!

01

這兩日,微信又被《另一個“拉姆”》刷屏。

一位前南方係記者馬金瑜,她同樣是“遭遇家暴”,她是拉姆又不是。她與拉姆不同的是接受過現代教育,是因著愛情嫁到藏區。

拉姆的婚姻是“媒妁之言”,她遭受暴力後經過了離婚-複婚再離婚,可說是一個女人終於走了出來,靠自己勤勞雙手養活兩個孩子,依然堅強、樂觀,給他人帶來歡樂,在鏡頭裏載歌載舞,卻遭到丈夫複仇,一個無法控製自己失敗情緒的邪惡“男人”!

詩和遠方,既高遠又無情,馬金瑜的婚姻是離奇的,不,更應該說是慘烈的。

多年前,她成了奮不顧身,追求“有蜜有甜”浪漫愛情的“文青典範”,2016年,她在麵對學生做演講時,還在告訴她們要勇敢地愛,要敢於跳下去,但按照文中所寫,她當時已遭遇家暴多年,孩子患有殘疾。所以,她前後的落差,近日揭示的“婚姻真相”讓人不解,有人質疑,也有人斥其“戀愛腦”、炒作。哪一個更真實?人性固有其多麵,但她不至於用“家暴”炒作吧!

“愛情有錯嗎”,我想並沒有錯,這是每個人心中的“渴望”,是一種美好的心裏感受,馬金瑜在采訪高原養蜂人時認識了紮西,她理想中的“康巴漢子”。兩人認識47天後就結婚了,在她眼中,這位藏民的心非常的純淨,是他的簡單、單純、英俊打動了她,於是她不管不顧嫁到了邊遠的藏區,一個遠離現代文明的閉塞農村,養兒生女。

當然,很多人從理性的角度,認為馬作為一個媒體記者、知識女性應該對人性有足夠的洞察力,知道嫁到偏遠地區將遭遇到的問題。但情感的心理運作恰恰是反理性,我們看到很多在外人看來並不般配的夫妻相處融洽,也有門當戶對的婚姻危機重重。

為何“童話般的愛情”容易破裂,而克製、友情似的婚姻卻更長久,就在於“童話似的愛情”過於放大優點忽略缺點,一旦當激情退卻後兩個人的落差就會特別大,曾經忽略的缺點也會被放大,此時“受騙”的感覺就會變成一種憤怒的情緒,但如果缺乏對自己負麵情緒的管理能力和克製力,就容易轉發成暴力,而友情似的愛情看似沒有那麼浪漫,在於對方都比較審慎,也能理性對待對方優缺點,就不會無限放大優點,此時“浪漫的心理”成分要少,激情的程度也就不會太濃烈。

所謂的“戀愛腦”多是隻注重內心的感受不考慮後果,無限放大一個人的優點,就像馬金瑜看到紮西心裏的純淨,他不像現代都市人複雜,也沒學會爾虞我詐,他的心思簡單也可能不會嗬護和照顧女性心理,更無法與他人共情,他在處理夫妻衝突時會習慣使用父母或者周圍人的模式,但作為受過現代教育的女性會想當然地認為對方應該照顧我的情緒,我犧牲了這麼多嫁給你,會期待得到更多的情感回報,但人都是有限的,對於一個並沒有愛的能力的人,對方的要求在對方看來或許是一種嫌棄、不尊重,當害怕被拋棄,這種潛意識中的恐懼感也會讓對方使用暴力。

馬金瑜曾在接受采訪時就說,紮西怕她跑了,把他們的結婚證都藏起來了,因為藏區實在太窮、落後,有很多女人忍受不了會跑掉。

02

婚姻中的悲劇有很多,不僅僅在於受教育差距很大,在同樣高知的夫妻中也會出現衝突、打鬥,甚至家暴現象,瘋狂英語李陽就是因為家庭暴力使她的妻子離開他。

因此,對出現家暴中的受害人給予支持,社會提供婚姻救助服務,在文化上譴責暴力行為,這將會減少家庭悲劇。

憤怒的情緒可以促進關係的改變也會帶來毀滅性的力量,所以我們不能濫用憤怒。心理學家戈特曼總結家暴產生的根源、就是因為他們濫用憤怒或缺乏化解。

2019年11月份,同樣是為家暴刷屏,先是韓國明星具荷拉自殺,後是papi醬旗下扮妝博主宇芽遭遇家暴。

當時我也寫過一篇文章,這幾年看到太多的女性的痛苦遭遇。

在宇芽公布的視頻中,她被一個男人強行拖拽雙腿拉出電梯。後來趕到的朋友被她的慘狀驚呆了,說“從來沒看到一個女孩像牲口一樣躺在床上”。

具荷拉自殺一年多前,也爆出深夜被踹醒,理發師男友用取暖器打她,並用性愛視頻威脅。電梯監控拍到具荷拉下跪請求不要把視頻發給媒體,然而他卻對前來協調的人說,“發出對我影響不大,反正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

曾經還看到自媒體“極晝工作室”刊出一起發生在成都高校女教師家暴離婚案,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除了舉證艱難,女方還陷入生活與精神雙重損耗的困境,甚至想過撤訴,重新回到那個家庭裏。

說明在親密關係中的暴力,還摻雜著其他因素,讓當事人難以分辨是愛還是一種控製或者一種性格缺陷,馬金瑜在文中寫到被喝醉的丈夫打,眼球受傷到醫院卻查出懷有身孕,為了孩子她再次留了下來。

後來是因為微店,想幫助周圍女工,幫助周邊的人走出困境,這種情懷我們不能嘲諷說是一種“聖母心”,這恰是她的善良、隱忍,想通過微店帶動周邊人創收,把土特產賣出去,但由於藏區交通不方便,快遞不好發送,加之農戶沒有按要求養殖,這些因素導致她經營上的虧損

03

馬金瑜在生下了老三後,日子並沒有好轉,他的丈夫並沒有因這個女人的善良而愧疚,而是感到自己的“男人氣”受傷,她的微店他插不上手,他不順時就打她而且當著孩子的麵,後來還發展到出軌,打得她大小便失禁,她跑出去過一次,在作家洪峰家住了一個月,但後來又回去了。

最後促使馬金瑜徹底離開藏區是她母親的死,或許她不想看到孩子的人生被毀,她帶走了3個孩子,住在一個出租屋裏,也有人說是躲債,她為了投資微店,已經欠下不少外債還有未發貨的客戶。

一邊是債主,一邊是孩子學費、房租還有頻臨崩潰的情感,這對於她的確需要重新來梳理自己的生活。

要走出過去,修複心理的創傷,麵對以後的生活,希望我們都能給予善意的理解,不能因為婚姻中有過的不幸否定愛情本身,“愛情”是理想,婚姻中的相處需要能力,而人性又是多變、複雜、幽暗的,曾經隱藏的惡隻有在親密關係中才有機會發作,此時最好的方式就是報警,行為上的惡需要受到懲罰,包容和忍耐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相信,有很多女性,尤其是農村、邊遠地區的女性,他們時常會處於男性的暴力中,希望有更多女性能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利,這也是向暴力說不的方式。往往一個家庭也是社會的一個縮影,“暴力”取代講道理、協商也會從外部世界向內侵蝕。

馬金瑜要說出來也需要很大的勇氣,但她並沒有不再相信愛情和美好,盡管愛情不是蜜而是毒素,婚姻不是幸福而是慘烈,但相信相遇時怦然心動的情愫還是不能否定。

原文刊登在公眾號“曼話Freedom”,基督時報網站蒙允轉載,不擁有版權。

事態更新:

2月6日,網文《另一個“拉姆”》成為社交媒體上的爆文。2月9日晚,貴德縣委宣傳部發出官方通報,稱謝德成是漢族,為了便於經商,謝德成經常穿藏服,“紮西”一名也是由馬金瑜所起。

馬金瑜於2010年來貴德縣謝德成家中蜂場做實地采訪兩人相識,通過近兩個月的相處,2010年9月8日兩人登記結婚。2010年至2012年兩人在北京、廣州兩地工作,2012年至2018年夫妻二人在青海省貴德縣生活,期間生育三子。據謝德成反映,2018年7月馬金瑜在未告知謝德成的情況下將3個孩子帶走。據貴德縣民政局婚姻登記係統顯示,兩人至今未辦理離婚手續,據謝德成稱至今未能與馬金瑜取得聯係。

經警方調取青海省人民醫院病案室病案,確有馬金瑜2011年的住院記錄,但病案顯示馬金瑜入院事由為發生車禍致雙前額骨骨折、左眼視神經損傷、頭皮裂傷。除2011年外,馬金瑜在省人民醫院無住院記錄。根據其他信息,警方查閱了青海紅十字醫院病案室病案,顯示有馬金瑜於2011年、2014年、2016年的住院生育記錄。貴德縣人民醫院無馬金瑜住院治療記錄。經核實,2018年以來貴德縣婦聯沒有關於馬金瑜及其委托人的相關信訪記錄,貴德縣委宣傳部、貴德縣文聯、貴德縣電視台等部門工作人員均表示未曾收到馬金瑜相關信件。同時警方調取2015年至今貴德縣110指揮中心及轄區派出所報警記錄,均未發現馬金瑜求助警情。馬金瑜在文中所述養蜂期間曾受到過村幹部威脅並索要錢財一事,經查,謝德成本人及新街鄉魚山村委會幹部均表示從未有類似事情發生。馬金瑜家中保姆秀某措,商鋪女工周某措兩人均表示本人及店內其他女工從沒有被家暴的經曆。警方調取貴德縣近5年來非正常死亡案卷,沒有因家暴跳河自殺的案件。

輿情發生後,縣婦聯、縣公安局等部門第一時間通過多種渠道獲悉馬金瑜聯係方式,多次嚐試與其取得聯係均未果。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劉彤牧師:後疫情時代會進入神新的季節 基督徒當恢複信心靠神得勝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