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專訪 | 基督徒導演十年淬劍 藉自傳體紀錄片深度剖析春節逼婚現象與鄉土中國

作者: 舒念 來源:基督時報2021年03月11日 14:29

據中國慈善家雜誌消息,對現在的年輕一代來說,“逼婚的父母”大概可算得上是“新三座大山”之一。

這些為了讓自己子女早日結婚的父母,可謂是絞盡腦汁。甚至百度百科上都出現一個新的詞——‘’中國式逼婚”,被定義為“父母用威脅和暴力手段強迫自己的兒女成婚”。

據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健康體育發展中心的逼婚現狀調查報告顯示:逾七成人曾被父母逼婚,25至35歲的“單身汪”壓力最大,被逼婚率高達86%。

這個人群中,不乏單身基督徒,紀錄片導演耿海洋弟兄就是其中一員,他無意間開始,之後持續10年用手中的鏡頭記錄了一年年衰老的父母每年春節的必有節目——催婚。“10年堅持拍攝,前3年拍攝圖片,後7年拍攝視頻,曆經60天,剪輯成片95分鍾,這就是我與紀錄片《蜂擁而至》的故事,也是我與父母家人的故事,是被家人與親戚逼婚的真實故事,本片運用傾聽式的記錄形式進行,作者既是傾聽者,又是記錄者。”2021年春節結束不久,他在網上公開分享了他的一部以逼婚為主題的自傳體紀錄片《蜂擁而至》。

日前,基督時報邀請耿海洋弟兄分享了他在製作這部作品過程中所沉澱下來的對於時下中國特有的春節逼婚現象的一種觀察和剖析。

逼婚為何成為這個時代的熱點、難點和痛點?

談到遭遇逼婚的大齡未婚青年,耿弟兄認為,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都普遍會遭遇這種壓力,是很廣泛的一種現象。

“我覺得這些人群分為來自城市和農村這兩種。因為在城市的有些家長相對還是比較開明一些,城市的大齡未婚青年受到家裏逼婚的壓力大部分可能會小一點。但是農村的大齡未婚青年麵對逼婚的壓力會更大一些,”耿弟兄說,”父母對婚姻的看法和見識比較傳統,通常父母會跟他身邊或者老家的這些同齡人去比較,比如說之前的同學、玩伴都結婚了,你怎麼還單著。另外一方麵,就是他們確實也覺得結婚生子是每個人都應該要經曆的、要完成這樣的一個任務,他們覺得到什麼年齡就該做什麼樣的事兒。”

與此同時,他也發現在教會中,大齡單身青年越來越多,包括三四十的,有的甚至五十歲的還沒有結過婚,而這樣的群體並不在少數。

對此,他分析說,主要原因有2個方麵:“第一,大家的標準上升了,在世俗的標準上又增加了屬靈生命上的一個標準,而且教會的男女比例失衡。很多姊妹不僅學曆高,經濟又獨立;而弟兄本身人數就少,再加上一些弟兄學曆普遍相對偏低,比如說上過初中、高中的、送外賣的、跑滴滴的、在食堂做大師傅的、做理發的等等,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導致了無法門當戶對,沒有辦法進行心靈的溝通。”

第二,現在大家都沉浸廣撒網的時期,包括線上、線下,特別線上很多的網站、微信群等等,但是沒有真正的去更深入的了解一個人,大多數人都是走馬觀花的狀態,甚至有的人就享受這種感覺。真正認真的去考慮走進婚姻還是兩個人比較需要多接觸,需要合得來。但是現在的人缺少接觸的機會,很多人都比較宅,還有很多人有社交恐懼症,缺少交彙在一起並彼此發現各自優點的機會。”

遭遇逼婚最難的是與父母很難溝通隻能傾聽

耿弟兄在過去十年,遭遇了來自父母持之以恒的逼婚壓力,這讓他多次陷入到痛苦之中。麵對逼婚,相信很多人都是非常有痛苦的。海洋弟兄坦然地分享了自己麵對逼婚時的感受:“有一年春節回家,我剛進門,父母就開始聊這事兒了。沒聊幾句我就覺得很不舒服,那種咄咄逼人的感覺真的很想讓我轉臉就走,就不想在這個家呆著。”

“即便和父母溝通說自己一定會把婚姻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們也不會覺得這樣就可以了。他們會提到所有他們認識的我的同學、玩伴都結婚了,就我還單著。可是,我覺得這些人並沒有參考價值,因為每個人的處境、人生方向是不一樣的。婚姻是從眾的,但是每個人都是一個特殊的案例。”耿弟兄分享說和父母溝通時的艱難,“我嚐試和他們溝通,勸他們說‘你不要關注其他的那些人,關注我就好了。因為你都不了解我在現在在做什麼,也不能了解我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在城市裏,我的工作、生活遇到了什麼。’但是他們依然也聽不懂,也不理解。”

他無奈地說:“麵對父母,我大多數的時間都傾聽,沒有去做過多反駁等,即便這樣就已經全身發麻了。我想從心裏麵放下逼婚這件事情,為此畫一個句號,因此結束了拍攝,剪輯了《蜂擁而至》這部片子。”

春節逼婚現象背後深刻的原因:城市化進程太快了

耿弟兄在《蜂擁而至》這部紀錄片中,除了逼婚,他把鏡頭對焦在了自己出生和成長的故鄉,也記錄了很多農村社會的風土人情,試圖以自己的視角展示這個時代真實的“鄉土中國”。

“我從老家出來已經有二十年了。很多農村的觀念已經沒有辦法去接受,或者說至少沒辦法去融入了,隻能是作為一個旁觀者。”他說,“現在隨著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從農村來到城市。極大多數人都有‘回不去的故鄉’和‘留不下的城市’的這兩種交錯的心情。因為絕大多數人從農村進入城市,生活過得相對有點苟且。可能經過幾十年的打拚,都不一定出人頭地。”

他分享說,春節逼婚現象背後,是他現在更加關注的“鄉土中國”、“城市化的進程”、“城市與鄉村社會的變遷”這些話題,尤其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兒童”這些在城市化進程中真實凸現的社會問題。

“城市化的進程太快了,給鄉村帶來的弊大於利。”耿弟兄列舉了兩點:一是讓農村人的心態變得過於浮躁,想要迅速地去進行財富積累,這樣人變得越來越功利。以前鄰居之間都是幫忙做事的,現在幫忙做一些什麼事情,都是以錢來衡量的。二是造成了很多留守兒童、留守老人,離婚率也是居高下。

“城市化進程也造成嚴重的農村彩禮的問題。我看了一個新聞,有的地方結婚,在城裏必須買房子,必須買車,還要加上另外的彩禮,至少有百八十萬。這些錢對於農村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他繼續補充說到,“城市的工廠搬到農村也造成汙染。堵車的現象在農村也變得非常嚴重的。戶籍製度、攀比心、家族之間的一些矛盾等好多問題,沒辦法一一羅列。”

從鄉土中國和城市化進程再度談到逼婚中和父母一代人的對話,耿弟兄說到:“很多人對故鄉是有一定感情的,但是僅僅停留在童年。而對父母的感情也需要跨越自己的界限,才能更好的和他們對話。

對大齡單身基督徒如何麵對婚姻的思考

在遭遇逼婚的數年過程中,耿弟兄一邊痛苦著一邊思考著對於婚姻的認識。他建議說,大齡單身未婚的基督徒在麵對婚姻的問題,要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自我認識,“認清自己,知道自己是幾斤幾兩,同時找到什麼是適合自己的。要麼就是兩個性格、興趣愛好等等都相當,而這是一類,確實是能聊得來。另一類是互補型的,就是互相彌補缺陷,能夠成就彼此。切忌好高騖遠,這山望著那山高,覺得總有更好的、更適合自己的,這樣很難進入婚姻,很難定睛在某個人的身上去深入了解。

他接著分享了對於婚姻的一個看法:“對於婚姻,我的理解是兩個人在婚姻中能夠共同成長,一起往前走。從一個角度上看,一個人在很多方麵的確不如二個人一起可以更好地在神裏麵去成長,因為一個人是很難發現自己的問題。兩個人結婚的目的是完成神讓你的人格逐漸完全這樣的一個計劃,就是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或者為人女、為人妻、為人母,這樣他/她才能夠更完全,像愛我們的天父一樣完全。婚姻中的兩個人會彼此磨合、互相提醒、彼此幫扶著往前走,這樣婚姻才是神喜悅的婚姻。”

對教會如何幫助大齡未婚基督徒的建議

耿弟兄提到,多年來看到教會中的不少牧者隻是給出了:“你要忍耐等候神”這樣的忠告,順從聽話的姐妹竟然等到了四十多歲還沒有進入婚姻,有些教會的弟兄姐妹們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基督徒結婚甚至離開了教會。

他承認弟兄有些教會的牧者很關心弟兄姐妹的婚姻,但是效果不大。“有些教會的牧者對弟兄姐妹的婚姻很關心,有的會組織跨教會的聯誼活動。可是,大家並沒有覺得有太多的收獲。” 

他認為教會需要在幫助單身基督徒上需要更主動和積極,“我覺得教會的牧者不能太過保守的處理婚姻問題,應該要特別關心這些人群,真正看到這些人的需要,讓他們能夠進入婚姻。”他建議說:“教會可以多組織一些活動,製造一些機會,在牧者監督的情況下,讓大家彼此了解和認識。在這樣的事情上,教會牧者需要更加上心,因為牧者可以幫助大家、引導大家有一個正確的婚姻觀。”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劉彤牧師:後疫情時代會進入神新的季節 基督徒當恢複信心靠神得勝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