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後疫情時代 基督教當擺脫路徑依賴 尋找新的發展路徑

特約撰稿人 李道南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3月17日 09:00

考察基督教發展的曆史,有兩種主要的路徑。

一種是人的盡頭是上帝開頭,這是絕望路徑;一種是凱撒的也歸上帝,這是政治神權路徑。

在羅馬世界,我們看到階層不同帶來境遇的不同。貴族階層一般生活較好,底層和那些奴隸們,則沒有太好的生活。

在斯塔克《基督教的興起》中,我們看到羅馬帝國社會的脆弱和不完善,在應對社會危機方麵的無能為力。一場瘟疫,可能就是一場災難。

因為羅馬官方並不能有效應對瘟疫,甚至其它宗教也無法組織有效力量來對抗瘟疫帶來的死亡和恐慌。麵對此種境況,羅馬皇帝朱利安企圖通過連合官方宗教來發動一場募捐,目的就是要蓋過基督教的影響,但是不幸流產失敗。

基督教在危機麵前,看到了自己的發展機遇,麵對絕望和恐慌的民眾,他們依靠自己對死亡的勇氣,對未來的盼望和信念,戰勝了對瘟疫的恐慌,通過不分宗教身份的照顧感染者,而使基督教會的死亡率大大降低,讓人們在教會裏,在基督教身上看到希望,看到對這場瘟疫引起的社會危機的重新解讀。從而給危機中的人帶來安慰和重建對未來的盼望。

在瘟疫麵前,全社會的無能為力,讓更多人的弱者陷進絕望中,這個時候,人的盡頭也就迎來了上帝的開頭。這句話用在這個特殊背景下也許十分合適。但是這裏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上帝的開頭是由教會承擔的,而不是上帝自己在彼岸世界承擔。

不僅社會危機,包括性別歧視也同樣如此。基督教發展早期,麵對的是男尊女卑的境況,女性隻是男性附屬的財產,即使有財產權,也沒有支配權。甚至女嬰也被溺亡,這樣如此的境況,讓很多女性,尤其是受過教育的貴族女性,同樣在基督教的耶穌教導那裏看到開頭,因此進入教會。

這樣教會在盡頭開頭的例子還有很多。傳教士18世紀進入中國的時候,麵對的是積貧積弱的境況,大量的農民生活在生死線上,或者由於疾病,或者由於饑餓,或者由於瘟疫和災害,在他們的盡頭,宣教士帶來了開頭。

這種盡頭與開頭的強烈反差,讓人在極度羸弱的情況下,在盡頭與開頭中,在沒有其它選項的情況下,隻能選擇宣教士帶來的“上帝的開頭”。

在基督教依靠盡頭和開頭模式不斷壯大之後,其教義對民族的淡化,必然帶來對整個帝國整合的潛在能力,這一點被君士坦丁看到之後,使基督教成為彌補帝國分裂的紐帶,基督教成為國教,也就在情理之中。

由此,基督教開始了另一個路徑,那就是上帝與凱撒合一的神權政治路徑。這一路徑造就了基督教的帝國化傳統。

這一路徑始於君士坦丁大帝皈依之後的國教化,在奧古斯丁那裏更是上升到理論的高度。在上帝之城和地上之城的對立中,前者必然永生,後者必然滅亡。地上之城的責任就是以強製的力量讓人皈信上帝,離開罪惡的世界,走進教會的理想王國。

在之後的很多戰爭,百年戰爭,三十年戰爭,胡斯戰爭,十來次的十字軍東征,無不是這種路徑的展現,無不是打著為上帝清君側的名義,強製別人改變信仰,皈依自己的上帝。

宣教士進入中國之後,兩種路徑都被使用。今天有困難找警察,那個時代則是有困難找教會,找宣教士。正是宣教士背後的帝國,讓在他們特權袒護下的民眾得到好處,從而成為義和團起義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麵,則是通過他們背後的堅船利炮,強製中國開放傳教,並持有特權。進而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權建立教會。及至到了清亡之後,民國的建立,這種路徑依然存在,並出現在很多的國家運動中。流行的基督教救國理論,也是那個代高昂的口號。

然而,經過種種打著上帝旗號的戰爭摧殘,歐洲人才從痛苦中吸取教訓,通過啟蒙運動將宗教打入私人領域。正是種種曆史教訓和啟蒙運動,讓歐洲民眾選擇了成熟的市民社會,而不是神聖的“上帝開頭的宗教”。

同樣,非基運動也輕易地將傳教士經營百年的成果輕鬆擊潰。

盡頭和開頭的路徑,宗教神權政治路徑,已經在社會發展的曆史中,被拋棄。它們有它特有的背景,離開那個背景,並不能任意移植到別的地方。

但是,今天的中國傳統教會在發展路徑上,依然依靠這兩種路徑。

人的盡頭即是上帝的開頭,在今天的背景下,人很難有機會走到盡頭。社會和國家的救助可能讓你不會走到盡頭。所以依靠絕望的盡頭來開頭的路徑並不容易,機會也不會太多。但是路徑依賴習慣的傳統教會,則是沒有盡頭也要製造盡頭。這其中百試不爽的方法是,製造世界邪惡的教義觀念。傳福音要立下的誌向就是“同工必須是要有同一異象同一心誌,同樣信心統一溝通,要將人從黑暗勢力中救出來。”世界是黑暗勢力,在黑暗勢力的人,就是盡頭的人,教會必須在他們那裏開頭。這讓人看到保羅神學,奧古斯丁神學的複活,教會之外,福音之外的黑暗勢力之強大,就是人的盡頭和上帝的開頭。

然而,世界真的黑暗嗎?在黑暗勢力控製的非基督徒,就是在盡頭了嗎?顯然強調世界黑暗勢力的教會,不是世界的非信徒在盡頭,而是基督教的發展已經走到盡頭,無法開頭了,隻能依靠製造絕望盡頭的模式,來安慰自己。除了基督教認為世界是黑暗勢力之外,社會並沒有多少人認可這種說法。

基督教一方麵用世界是邪惡勢力來鼓勵自己,一方麵又為國家領導人禱告,希望他們信上帝,這樣通過從上而下的模式來達成基督教的發展,並最終國教化。一些傳統教會,甚至編造國家領導人信主的虛假信息,試圖以此來鼓勵信徒的信心。甚至有些教會企圖通過境外勢力,來達成教會發展的目的。

基督教發展的路徑依賴,已經嚴重阻礙了基督教健康成長,而不斷將基督教的發展內卷化,消耗資源,原地踏步,最終基督教自身必然走到盡頭,隻是上帝卻不會在這裏開頭了。

基督教在後疫情時代,如果不擺脫路徑依賴,積極尋找新的發展路徑,那麼基督教就隻能不斷被曆史淹沒,這是基督教發展當下迫在眉睫的問題,值得我們去探索去思考。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李天恩牧師妻子牛淑君師母追思禮拜舉行:一生跟隨主走下去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