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曆史回顧:中世紀晚期的女性神秘主義

特約撰稿人 李道南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3月19日 09:34

神秘主義仿佛是宗教的基因之一,任何宗教都無法避免神秘主義的觀念和思潮。

基督教神學教義的確立離不開希臘理性主義傳統,理性講究的是邏輯和思辨,推理和演繹。正是在理性主義的基礎上,基督教才將天啟神學與理性神學結合,天啟防止了理性僭越教會權威,理性又保證了天啟的邏輯合理性。從而為教會權威和對聖經的解讀壟斷了通道。

當教會壟斷了信仰和聖經解釋權威之後,那麼作為對教會權威的反抗,出現了很多的異端和思想。神秘主義就是其中之一。

神秘主義尤其受到貴族女性的青睞。我們要知道在中世紀,乃至基督教曆史上,對教會權威的女性為主的思潮反抗,隻有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貴族女性才能擔綱,對於底層信眾來說,則隻能服從教會的權威。

神秘主義相較於教會權威的理性主義而言,強調人對上帝的直接感知,越過邏輯和理性,在意識的黑暗處直接接觸上帝。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中表達了這一思想,並影響了中世紀的神秘主義思潮,“我們升騰得越高,我們便越是在內心深處沉思默想,並且湧之於口地頌揚你造化的神工。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心靈的深處,又越過它抵達那無限豐饒之境。”這種對上帝認識的途經,不是依靠理智和理性的推理演繹,不是建立係統和包羅萬象的神學,不是向外索求上帝存在的證據和證明,而是向內心深處越過一切有形的、經驗的、範疇的、邏輯的,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體驗和感受。

神秘主義相較於教會主流的理性主義和天啟主義來說,能給個人留下更多的自由空間,這就是神秘主義興起於教會集體主義時期的原因所在。

因為教會權威主義的理性傳統,讓教會的理論建設和神學解讀,被男性僧侶階層壟斷。基督教繼承了猶太教的傳統,對女性在各方麵進行貶低,並把男性確定為教會的領導階層。

長於感性和形象思維的女性被認為不適合做神學的理性思考,因此以順服教會男性為榮的性別文化,決定了女性狹窄的社會空間。

此外中世紀流行的汙女觀和貞潔觀,也進一步造成了女性社會角色和社會空間的進一步壓縮。

女性在聖經創世紀中,以夏娃的形象出現。雖然伊甸園裏的夏娃在麵對蛇的誘惑時,表現得比亞當更加地有擔當和獨立理性,但是這並不影響教會傳統將亞當犯罪看成是女性夏娃引誘的結果。因此,夏娃將罪帶入世界的有罪判決,落到了每個女性身上,這不是對夏娃的有罪推論,而是對女性這一性別的有罪推論。因此,女性在教會男性權威占主導的中世紀,不僅被看成是汙穢的,連女性自己也要認同和表達這一觀點。

但是教會對女性的態度,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如此,在基督教發展初期,由於勢單力薄,加上他們對女性的較為公平地看待,吸引了大量婦女加入教會,隨著教會勢力不斷壯大,成為國教之後,開始排斥女性,發展聖經的夏娃有罪推論。

貞潔觀來源於對性的厭惡和汙名化。這一觀念繼承了保羅對婚姻的態度,認為婚姻是阻礙人進入天堂的障礙。加上教會把聖母瑪利亞神聖化,在童貞女懷孕生子這一過程中,強調童真而忽略瑪利亞作為耶穌的母親,還生了耶穌的兄弟這一事實。

中世紀的婦女,尤其那些進入修道院的貴族婦女,大都保持貞潔,此外修道院在接收貴族婦女進入修院的條件也是貞潔。貞潔並不意味著沒有結婚,而是終止夫妻性活動,到修道院裏過禁欲的生活。

女性地位和身份的汙名化,以及貞潔觀的宣傳和流行,讓女性在那個男性僧侶占統治地位的中世紀時代,並沒有太大的社會發揮空間,更不要提教會的發展空間了。

受到良好教育的貴族女性,並不甘心一生寂寂無名,隻作為男性的附屬,一生生活在順服男人和討好丈夫的狀態中,她們需要自我建造,需要自我展示,也需要在男性權威的教會係統中拓展屬於自己的空間。

這樣,在正統的教會係統中,男人控製了一切,並不斷矮化婦女,對婦女空間不斷擠壓,加上教會腐敗嚴重,這就造就了女性向男性僧侶不懈的神秘領域尋求自由和空間,以及在神秘領域追求教會聖潔的夢想。

九十年代劉小楓主持翻譯的“曆代基督教學術文庫”中修道院情書集《親吻神學》,是中世紀女性愛情觀的表達,我們可以在這本書中,一睹修院女性在禁欲主義高牆內的情感生活和神秘主義傾向。

但是女性神秘主義並不是一味地排斥理性,他們隻是在理性的基礎上,強調對上帝的直接體驗和直接認知。

海德維希出生於中世紀晚期的貴族家庭,在家受過良好的教育。她在書中寫道“現在去探知你靈魂最深層的本質———靈魂其所是。靈魂是能為上帝所見的存在,是因為他能夠看見上帝之存在。”

瑪格德堡的梅希蒂爾德是德國的神秘主義女性作家,她的作品《流溢的神性之光》被認為是現存最早的德國神秘主義作品。梅希蒂爾德的寫作風格,有意與正統基督教權威對抗,他寫作的語言不是教會正統的拉丁文,而是選擇了俗語,也就是世俗語言。這比馬丁路德的德語聖經要早得多。她在這本書的序言中說“我現在將這本書作為信使傳遞給所有的信眾,包括義人和惡徒。”

另一個英國的女性神秘主義作家諾威奇的朱利安,同樣是有意采用方言寫作,而不是拉丁文。她在作品《上帝之愛的啟示》中寫道“母親可以輕輕地把孩子攬在懷裏,但是我們可愛的母親可以讓我們從她體側的傷口中進去,並在那裏享受天堂的歡樂。”

基督教的曆史,充滿信眾與教權的鬥爭,對待曆史我們既要看到上帝計劃的展開,也要看到信眾回歸耶穌的抗爭活動,為的就是避免同樣的事在今天的教會裏發生。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李天恩牧師妻子牛淑君師母追思禮拜舉行:一生跟隨主走下去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