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探討丨基督教為什麼要做養老服務?

自由撰稿人 大漠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3月19日 09:56

冰心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寫下的那篇著名的《談生命》一文中,有這麼一段話:“不是每一道江流都能入海,不流動的便成了死湖;不是每一粒種子都能成樹,不生長的便成了空殼!”一個基督徒的生命也是如此,如果不流動不生長,就很難實現生命的更新,更不能“肉身成道”,成為基督的樣式。

基督徒生命的流動與生長,不是在封閉的教會裏去空喊哈利路亞,也不是如同早期教會出現的一些教父,遠離鬧市繁華,隱居沙漠與世隔絕;也不是中世紀的修士,遠離社會,躲進幽深的修道院苦修。而是像主耶穌基督那樣抱有一腔入世情懷,融身社會,既與稅吏為友,又在婚宴中以水變酒;既為世人驅病趕鬼,又勸誡門徒把鬥底下的燈放向燈台上,去照亮家人。他在喧囂浮華的滾滾紅塵中,發出一束束的來自神的光耀,以期救贖世上更多失落的靈魂。

耶穌上十字架前為門徒向天父禱告時說過:“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隻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約17:15)”可見,一個基督徒不能脫離世界,無視對社會的關懷,隻顧自己“獨善其身”。這種關懷不是私欲性的關懷,而是出於神的,是神籍著我們去彰顯他對世人的那種博大寬廣之愛。

當下人口老齡化的到來,必然會給國家與社會造成一個沉重的負擔,但卻給基督徒融身社會,將神的愛朝更廣闊的空間鋪展和輻射創造了一個合宜的機遇。據一份資料統計,目前我國有2.49億老年人,4000萬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而養老護理從業人員僅30萬人。即便這30萬人中還存在人員素質良莠不齊、知識技能有限、市場流動性大等現象。此外,因其當下社會生活節奏加快,年輕人在婚姻內要照顧孩子,且在工作上的競爭也顯得尤為激烈,使得年輕人自顧不暇,基本沒有時間去照顧老人。那種處於空巢狀態下的老人正在與日俱增。因此,尋找能夠適應現代社會的新型養老模式已經迫在眉睫,是刻不容緩又涉及億萬家庭的一件大事。

我們清楚,耶穌基督不但本身是愛,也是一位愛的偉大的實踐者。他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並且舍命,做多人的贖價。(太20:28)”作為他的門徒,自然應該步其後塵,光耀主名。但這種愛,不能永遠停留在抽象和感知的層麵上,唯有寓於人間這個複雜多變,罪性瘋長的場域中活出這種愛,如光閃爍地釋放出這種愛,以具體的行動爆發出來,並且熔鑄出一個有血有肉的偉大的形象矗立在世人麵前,就像耶穌驅病趕鬼那般深入人心,榮神益人。

這樣的機遇似乎隨處可見,但具有曆史意義的機遇並不是很多。而如今的教會與基督徒能夠擔負起“養老服務”這一重任,哪怕擔負起一半或者三分之一,那麼必將在福傳曆史的記載上,留下濃墨重彩而又輝煌的一頁。基督徒的“養老服務”,自然不是單一地去服事老人,也不應看作是一種社會事業,而是超越世俗的對神愛世人這一真理的一種真實的展現。讓世人在看見和接受愛的同時,能夠對神的麵光可觸可感,讓一顆顆空寂失落的靈魂轉向神,進而也像我們一樣去傳揚神的愛。這樣的福傳遠遠勝於一頁福音單張,一本福音小冊子,更勝於玄奧生硬的說教與言不由衷的誇誇其談。

不必追溯太遠,上世紀初外國傳教士在中國建立的醫院、學校、印刷廠、孤兒院以及救助災民、引進科學與技術的印記,幾乎遍布國中各個省市。對中國的建設與發展,推進社會的進步都是影響深遠的。最重要的是讓迷信落後的國民看見了人類科技與文明進步的曙光,認識了由神設立的基督教那種充滿愛的本質和形象。當下基督教所以發展如此迅速,可以說與這樣的影響是不無關係的。無疑,這些都是神的愛在中國的一種傾灑和光照。這些具體事例,即使現在我們仍然可以從網絡上搜索到很多。

其實,這種能夠彰顯神愛世人的事例一直都存在著,比如教會的慈善工作始終在做,不過同國人受益與影響的比例之差相距太過遙遠,完全可以用“杯水車薪”這個成語來形容的,可以說是微不足道的。而且由於各種錯綜複雜的原因又時斷時續,產生的影響自然是有限的。

尤其改革開放以來,因為宗教政策的寬鬆與自由,我們陶醉於這種寬鬆與自由之中,側重信眾數量的增長,側重教堂的華麗與壯觀,側重設點建堂,卻忽略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就是信徒質量的提升。

我們可以回首看一下那些來中國的傳教士們,雖然數量屈指可數,但每一位傳教士都是神學上的佼佼者,都是肯背十字架的勇士,都是知識與技術上的能手,都是可以以一人之力撬動一方的杠杆似的人物。譬如利瑪竇、羅明堅、湯若望、南懷仁、馬禮遜等等。所以,幾個傳教士就可以建立一所學校,幾個傳教士就可以設立一座醫院。比如創辦上海仁濟醫院的英國洛克哈特,創辦北京同仁醫院的美國衛禮公會成員等等。我們由此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信徒質量的提升,人才的培養和崛起才是教會能否複興的關鍵。

再者,教會封閉性的信仰,讓信眾把基督教與其他宗教混淆起來,有些地方甚至把迷信思想揉入信仰之中,隻看重人生的終極關懷,隻知道死後會上天堂或下地獄,隻看重神跡,忽略真理,卻不知實現生命永恒的第一步是在腳下,並不是在死後。把有著強烈入世精神的基督教,與追求超凡脫俗的佛道宗教等量齊觀。雖然這裏存在一些客觀上的原因,但主要是有些教會領袖在主觀上對社會關懷缺乏深刻的認識。一些信徒甚至對福傳有一種錯誤的認知,認為到處發福音單張和福音小冊子,或者拉一些人進入教會就是福傳,把福音傳播的使命看得過於簡單了。

國家對宗教部門從事公益慈善工作是支持和鼓勵的,並對此頒布了一份重要文獻《關於鼓勵和規範宗教界從事公益慈善活動的意見》,認為宗教界從事公益慈善活動,有著深刻的信仰基礎,悠久的曆史傳統、較高的社會公信度,是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必然要求,是發揮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積極作用的重要途徑,也是促進我國公益事業健康發展的有益補充。基督徒獨具的雙重身份告訴我們,一方麵我們要接受認信國家的規章製度和法律要求,一方麵藉此播撒神愛世人的真理。我們從事公益與慈善工作,不是迎合社會需求與國家的倡導,更不是商業性的盈利事業,而是要讓世人從我們身上看見來自基督的愛。

經上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做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太25:35-36)”
接著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擁有社會關懷的意識,為什麼倡導從事公益與慈善事業的根本原因。

因為我們所作的,是為神而作的。我們之所以要愛世人,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因為這樣,我們就應該將這種愛的憑據展示在世人麵前,讓掛在嘴上的那種抽象空洞的愛,成為世人有目共睹的活潑潑而又鮮明具體的愛。

一句話,就是把神的愛展現在世人麵前。所以,抓住“養老服務”這個曆史機遇,增進信徒社會關懷的意識,應該成為基督教各教派的一個共識。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劉彤牧師:後疫情時代,基督徒首先要恢複在寶座前的敬拜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