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黃保羅教授係列講座(三):馬丁·路德與理性

作者: 舒念 來源:基督時報2021年05月20日 13:18

——“馬丁·路德與第三次啟蒙”係列講座(3)

2021年4月26-30日,“馬丁·路德與第三次啟蒙”係列十場講座在上海圖書館舉行,上海大學中歐人文研究與交流中心主任特聘博導教授黃保羅主講。

在第三場講座中,黃保羅教授以《馬丁·路德與理性》為題著重分享了理性的定義、理性與理性主義、馬丁·路德關於理性的觀點對漢語語境第三次啟蒙的意義等。

黃教授首先從理性的定義出發,為大家分享了理性的多種含義中特別強調的三點。

一、理性就是符合真理(Logos / Truth / Reason)

這一點主要是在邏輯和邏格斯(logos)的層麵講的,提供的是理論性的推理和解釋,以及一般意義上的理智應遵循某些普遍的理論原則,並且應具有對行動的影響力。

二、理性是有目的的認識活動(Ratio / Rationality)

這一點主要是在選擇和具體實踐層麵講的,提供的是對某個或是某類具體事項、行動的評判。在這種定義下的理性分為思辨理性和實踐理性,二者都是真實的。思辨理性以真理為目的,思辨理性處理完善的東西,較為精確;而實踐理性以活動為目的,實踐理性處理可變的東西,較為粗略。

同時,黃教授也分享了理性、感性和知性的關係。理性常被拿來與感性和知性作比較,其中感性是肯定的,知性是否定的,理性是否定之否定,故也是肯定的。理性和感性的一致性表現為經驗和真理的一致性。在現實生活中,感性產生經驗家,知性產生辯證家,理性產生哲學家。三者的區別在於,經驗家致力於收集事實(fact),辯證家專務批評(critics),而哲學家追求真理 (logos)。

三、作為能力和認識活動的理性

這一含義的理性有2個內涵:一是人類的“認識能力”或“功能”;二是“有目的的活動”。黃教授也分享了唯理論和經驗論的關係與差異。唯理論以理性為知識的來源,經驗論以經驗為知識的來源,二者都認為人類的認識思維活動是知識的來源和標準,二者的差異是混淆了“理性能力”和“理性活動”之差異而造成混亂現象,二者實質上不對立的而是統一的。根據哲學的常識,一切知識都來源於人類的認識思維活動,而不是來源於人類的認識能力或人類的理性。

黃教授指出:“值得注意的是,當理性被無限誇大,走向理性主義,等同於真理與科學,就會產生重大的錯誤影響。”

接著,黃教授分享了馬丁·路德關於理性的觀點,就“理性乃認識的能力”而言,屬於既批判又讚揚的一種態度。一方麵馬丁·路德極力地批判了理性,他不僅批評注重理性的亞裏士多德是“披著人皮”的“牲畜”,而且把理性稱為“魔鬼的最大妓女” 和“信仰的最大敵人”;另一方麵,馬丁·路德不僅本人使用理性而且尊重理性,並視理性為上帝所賜來祝福人的東西,更稱理性為“一件上帝的偉大禮物”。

馬丁·路德也區分了“信仰之前”和“信仰之後”的理性。馬丁·路德說:“理性不是在皈信之前於信仰的事情中運行和服務,而是在皈信之後……在它被聖靈照亮之後,理性會服務於信仰。但是,沒有信仰的話,理性就會以其所有的力量與身體的所有肢體一起外在和內在地褻瀆上帝。”

最後,黃教授分享了馬丁·路德對理性的理解對於漢語語境第三次啟蒙的意義。他說到,馬丁·路德對理性的雙重理解,對於我們反思五四運動以來中國興起的現代性及其問題具有重要意義,因為路德之後,現代性發展的結果比較複雜。比如,啟蒙運動之後興起的現代性的人文主義傳到中國後,“科學”被“科學主義”所取代,“賽先生”(science)變成了“賽教主”(scientism),“理性”變成了至高無上的“理性主義”,同樣,伊拉斯謨、梅蘭希頓和路德等人強調的有神論人文主義,則變成了沒有神論的人文主義。

黃教授認為,現當代西方自由主義、和中古的儒釋道傳統在本質上有極大的一致性:以“人”取代“神”,崇拜主體之人及其權利、欲望、理性、能力等,這發展到一定程序會存在著陷入“相對主義”和“虛無主義”的危險。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觀察丨疫情對教會的後續影響有多大?中小型教會信徒流失的挑戰正在凸顯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