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福音時評丨比"倒牛奶"事件更讓人恐懼的,是早就讓人失去抵抗力的娛樂至死

作者: 天路客何 來源:基督時報蒙允轉載2021年05月14日 11:00
配圖:https://unsplash.com/
配圖:https://unsplash.com/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如果要形容這個時代,的確用狄更斯這句話再合適不過了。

隨著現代化的不斷發展,我們進入娛樂低成本、泛濫化的時代,隻要一部手機,在地鐵裏、電梯裏、辦公室裏、在路上就能獲取各種娛樂信息。人們就像赫胥黎所言如今每個人都很幸福、快樂,在這個時代裏,一躺下,刷著手機發表評論,打開各種短視頻,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快樂

但是,這種“快樂”的背後,卻有巨大的代價,娛樂正一步一步讓人喪失理智,讓人失去思考自由,最後成為被廢掉的人。

1. 倒牛奶的惡

近日,一段倒奶視頻在網上瘋傳,這不是牛奶過期被處理的畫麵,而是讓人憤怒的浪費。

 圖片

這款牛奶是專門用來為某選秀節目選手應援的,因為二維碼印在瓶蓋內,打開瓶蓋才能投票,所以,瘋狂的粉絲成箱成箱買來牛奶打榜投票。 

因為買來的牛奶太多,這些粉絲們甚至專門請人幫自己擰蓋, 結果擰開了的牛奶,喝不完又送不出去最後隻能倒進下水道。 據說,竟然一天就有27萬瓶牛奶被倒掉,這樣讓人憤怒的事,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54日,北京廣電責令愛奇藝爆火的《青春有你3》節目暫停錄製,在即將出道成團時被叫停,這還是綜藝史上的首次。原因就是因為粉絲為了偶像瘋狂打投,主辦方為收視和讚助,商家為銷量, 他們合起來,共同完成了這次瘋狂的倒牛奶事件。 

新華社為此痛批這是把年輕人帶溝裏

有人將沒動過的牛奶倒掉,就有人根本都喝不起牛奶; 一邊是中國還有6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一邊是浪費牛奶投票,這就是這個瘋狂社會的現狀。

我們的文化成為充滿感官刺激、欲望和無規則遊戲的庸俗文化;人們因此失去自由,一切曾經讓人熱愛的東西,都被娛樂吞噬。

娛樂正以全麵滲透的方式,逐漸改變人們的生活,在這個過程中,人們捆綁、奴役、然後瘋狂到喪失思考能力,被禁錮在虛無的娛樂裏,不可自拔。

2. 娛樂至死

早在1985年美國媒體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爾·波茲曼就在他的名著《娛樂至死》提出振聾發聵的警告。

當一切公共話語以娛樂的方式出現的時候,社會公共話語權的特征就會由曾經的理性、秩序、邏輯性,逐漸轉變為脫離語境、膚淺、碎片化的混亂。

在該書中,波茲曼深入剖析了以電視為主的新媒體對人思想認識、認知方法乃至整個社會文化發展趨向的影響,提醒人們要警惕技術的壟斷所導致媒介危機 他大膽預言,通過電視和網絡媒介,娛樂得以達到至死的目的;一切都以娛樂的方式呈現;人類將心甘情願成為娛樂的附庸,最終成為娛樂至死的物種。

悲劇的是隻過了短短三十多年,波茲曼的預言竟然已經成真,在這個時代,人們除了吃就是睡,睡醒玩手機,除了娛樂,沒有其他精神活動。注意力被娛樂信息吸引過去,人最寶貴的時間、精力、思考力就這樣被蠶食,一點一點在這些短暫的快樂中,喪失意誌力。人們開始變得不會思考,人雲亦雲,到最後徹底喪失思考能力,淪為沒有獨立思想的烏合之眾。

1996年,鞏俐第一個以演員身份登上美國時代周刊的封麵, 越來越多的中國明星開始登上美國的時代周刊!王菲、成龍、章子怡、李宇春.......

步入21世紀之後,隨著韓流、日漫的強勢侵襲下,中國爆發了一場勝過一場的追星狂潮。最可怕的是隨著科技的進步,在眾多手機 APP的推動下,娛樂至死已經越來越自動化!

曾經可望不可即的明星夢,隨著科技的進步,成為了每一個人都觸手可及的夢想!網紅、直播、小視頻……幾乎已經沒有人意識到,自己有超乎想象多的時間,都花在了漫步目的的手機互聯網閑逛中。

走在街上,放眼一瞥,隨處都是行走的手機黨;坐在餐廳裏,地鐵上,環顧四周,到處遍布低頭族。人人都抱著手機屏幕,綜藝節目,遊戲,電視劇,勁爆的音樂,短視頻,占據了人們的大腦,吃飽了就是這些事兒。基本看不到有人在看書和報紙,很少人人在工作之餘去思考問題,民生,社會,家庭的未來。

更讓人無語的是基督徒的朋友圈,80%在賣東西、曬雞湯、曬歲月靜好、曬宗教情懷,15%不出聲窺屏黨,隻有非常少的人在為主發聲

3. 娛樂的演變史

娛樂至死,其實並不是波茲曼的發明,而是從人類墮落之後就開始了:雅八的兄弟名叫猶八;他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 (創世記 4:21)

彈琴吹簫本來應該是對上帝敬拜的工具,但他的父親卻是抵擋上帝的拉麥,也就是那位囂張地說:“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的人。

彈琴吹簫不用來敬拜上帝,自然就會淪為人自娛自樂的工具,結果就是人讓自己成為被敬拜的對象,成為神!

看看曆史更會驚出一身冷汗,所有宗教中的敬拜,都離不開音樂、舞蹈和表演,而這些都是獻祭時必須要有的儀式和程序。而演奏音樂、跳舞和表演的人基本都是祭司,而且越高級的祭司在這方麵的“藝術”水準也越高,也越容易被追捧,甚至被神化。

有沒有發現,在娛樂至死現實中,被粉絲追捧的明星都被稱為偶像,而其中的佼佼者都會被稱為“男神”和“女神”,這種稱呼的本身就是拜偶像的悲劇

其實這一切的背後就是撒但的作為,牠自己原來在墮落之前,就是掌管敬拜的大天使,牠當時全然美麗,自帶樂器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裏,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神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以西結書28:13-14)

隻要簡單看看音樂、舞蹈、表演的曆史,就會發現它們如果不是被在敬拜上帝的場合中,就一定會被用在敬拜撒但的儀式裏!

更讓人思之極恐的是,娛樂至死在撒但的計劃中,在文藝複興時期達到了全麵爆發的階段,以人為本、自我中心的大潮席卷了整個世界。

在這個階段給撒但獻祭的“祭司”們開始走下聖壇,巫術通靈與祖先崇拜的歌舞開始走向社會,在各種舞台上成為一種表演性的藝術,開啟了娛樂至死。

娛樂的舞台化、儀式化的性質逐漸變弱,以人為主體的娛樂活動進入到追求更加多元的、差異的自娛,開始走向帶有草根、平民色彩的自娛自樂狀態。

而當電視和網絡媒介等科技的火星,與這種獻祭儀式相遇的時候;一切就都以娛樂的方式呈現出來,撒但的微笑也逐漸張揚起來,牠的目標似乎越來越近。在眾多被高舉起來的偶像和男女神的背後,是真正控製這一切的撒但得意的笑聲,似乎牠的黑暗帝國已經完全降臨。

進入今天這個末後的世代,撒但的計劃已經脫離了隱藏和隱喻的層麵,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成為了被公開的秘密。

4. 我們的使命

寫到這裏不由毛骨悚然,娛樂業的發展史,竟然是人類被撒但一步步帶到溝裏的墮落史,人類被賣掉之後還在為牠數錢。

但感謝主的是,其實上帝從來都沒有失控,因為祂才是整個曆史的掌管者,而這一切的引誘、災難、迷惑的背後都有一代接著一代,為祂的榮耀而活的人!正是因為有這些黑暗,才會有真正認識祂的人,願意為祂赴湯蹈火地奉獻自己,正是有這些爭戰,才會顯明出每個時代為祂站立的精兵。

所以,今天我們關注娛樂圈其實並不是問題重點,我們為什麼關注,我們要指出的是什麼才是問題的真正重點。

如果我們僅僅是為了吸引眼球,那這種方式隻會讓上帝憤怒,讓撒但興奮;無論我們說得多麼天花亂墜,也不會得到上帝喜悅。如果以為用追熱點的方式,就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的信息,讓人接觸福音,這種想法根本就是對上帝的褻瀆和詆毀,本質就是不信祂掌權的大能。

因為如果沒有以先知的身份,勇敢地進入到這個領域傳認罪悔改的信息,那我們所做的就是與虎謀皮,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一主,一信,一洗,一 神,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以弗所書 4:5-6)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法外之地,娛樂圈也同樣是充滿上帝恩典的地方,與所有的地方同樣蒙神眷顧,隻是有它特殊的使命和意義。

這裏也需要有被上帝親自呼召的人,在這裏堅持著不向巴力屈膝,他們清楚自己呼召和使命,明白上帝給他們的托付。願意順服主,用敏銳的感受力追蹤熱點,用參透萬事的靈眼找到痛點,然後用福杯滿溢的愛心為迷失者指出重點,最後以護士的專業精神幫助他們回歸起點。

把真正屬於上帝的真理傳遞出去,在這個眾人都如羊走迷的時代中,指明道路、真理和生命的唯一,就是耶穌基督的救贖。這應該是每一位嚐過主恩滋味的生命,用生命去完成的使命;也是每一位立誌為主而活的跟隨者,必須要去順服的命令!


本文原載於“生命樹婚戀”微信號,本平台蒙允轉載,不擁有版權。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觀察|疫情對教會的後續影響有多大?中小型教會信徒流失的挑戰正在凸顯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