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福音影評丨觀《遺願清單》有感:平等的起點與終點

特約撰稿人 李道南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6月04日 10:58

雖然盧梭說“人生而平等”,但是有句俗語又說“人比人氣死人”,可見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還是我們繼續努力的方向。人們不平等的根源,在於對有限資源的占有不均,這種狀況的產生既是因為社會政治結構,也因為出身或者職業、教育等緣故。

盡管不平等是人類社會的常態,但是人與人之間有兩個地方是絕對的平等,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那就是出生與死亡。正如在《約伯記》裏,約伯所言“赤裸裸地來,也必赤裸裸地去”。的確,不論我們的人生地位和身份怎樣高或者低,也不論我們擁有多麼巨額的財富或者權力,我們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出生,那種含著玉石出生的人大概隻有在神話小說裏才有。

同樣,當我們死去的時候,也不能帶走我們的財富、王國,也不能帶走我們的貧窮與失敗。

一個黑人汽車修理工科特,博學幽默,平易近人,熱愛自己的工作,夢想著有朝一日成為一名曆史學教授。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愛自己和自己深愛的家人,雖然他錢不多,工作普通,但是他是個幸福的人。

一個白人億萬富翁愛德華,擁有多家醫院,自稱是個健康專家,喝著昂貴的咖啡,走到哪裏都有專人攜帶專用的咖啡機和咖啡豆,甚至在法庭上,法官也要等他喝完咖啡,打完噴嚏之後才能繼續審判。他不僅有錢,還有權,國會議員是他的座上客,到國會演講更是家常便飯。但是他沒有幸福的家庭,甚至沒有家人來看望他,他隻有花錢雇傭的員工,這些員工除了出售自己的微笑和服務之外,他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有多麼鄙視和討厭自己。

的確,兩個處於兩端的人,也許一輩子都對不上話,一個不屑於對話,一個不願意對話。但是,有些東西找上門來,是不分身份和地位,也不分財富和影響力的,比如疾病。

癌症,最多還有六個月,樂觀點有一年的生命。

兩個不相幹的人,卻因為一場疾病相遇,他們住在同一個病房,睡在相鄰的兩張床上。現在在醫院裏,他們被平等地對待了,雖然中間隔了一道簾子,但是這不是兩個世界。

盡管這不是兩個世界,是一個病房,但是一個簾子卻分出了兩種溫度。

卡特躺在床上,安靜地讀書,心態平靜;愛德華躺在床上,煩躁不安,一會痛罵主治醫生,一會向雇傭員工發脾氣,一會又痛罵輿論對自己的監督,總之哪哪都不順心。

卡特的妻子每天都來看望他,送來自己做的飲食,陪伴他聊天,鼓勵他戰勝病魔,卡他的子女也來看望,總之,卡特的病床前,每天都有家人的溫暖和鼓勵。

愛德華的床前,除了醫生一天查一次房,護士來換藥,基本沒人來過。愛德華就這麼孤獨地躺著,獨自一人麵對癌症細胞轉移全身的痛苦。獨自一人享受著外賣美食,然後再到洗手間吐掉。

開始,愛德華瞧不上卡他,抱怨他的貧窮,抱怨自己開的醫院,卻因為輿論壓力而不能住單間。卡特抱怨愛德華身上那股商人的傲慢,愛德華抱怨卡特的家人在病床前沒完沒了的絮叨。

但是,相同的病情,相同的生命時間,讓他們由排斥到惺惺相惜,由緊張到友誼,直到有一天他們不在抱怨,而是成為朋友。

麵對隻有六個月到一年的生命期限,無力回天的人卻有時候也總表現出一種倔強和堅強。隻是此時的倔強和堅強不再是對財富地位和權力的執著,而是尋找人生的意義,隻有意義才是永恒的,隻有意義的完滿才能彌補人生的缺憾,才能填充人生的虛空。

卡特開出了人生沒有完成的清單,他說這個是他的哲學老師曾經布置的作業。這些清單包括,幫助一個陌生人,大笑到流淚,經曆一次奇跡,開一次野馬跑車等等,這是一個普通人的遺願清單。

愛德華的清單一如他的財富,跳傘,親吻最美麗的女孩,去埃及金字塔、泰姬陵,去中國等等。

兩個清單,雖然一個略顯怯懦,一個大膽奔放。最終他們兩人決定一起去實現遺願清單的每一項,當然是愛德華出資。

雖然願望可以拿錢實現,拿錢擺平,但是有些缺憾卻無法實現。在金字塔邊上,卡特問愛德華兩個問題,據說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決定你能否進入天堂,一個問題是這一生你有沒有快樂過,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一生中有沒有給別人快樂。愛德華敘述了自己和女兒之間的緊張乃至仇恨的關係。這個關係成了他一生的遺憾,遺願清單中所有的項目解決也不能撫慰這個遺憾。

與清貧的卡特相比,雖然愛德華可以用金錢實現他們的遺願清單,但是卻無法彌補和女兒之間的那種親情。

遺願清單一項一項地被劃去,他們慢慢實現了自己的清單,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清單上的項目都做完了,實現了,就可以平靜地去死。卡特依然想著他的家人,在他離開醫院這段時間,家人的擔心,通過電話源源不斷送過來,所以他拒絕愛德華安排的豔遇。也許在卡特眼裏,任何一種活動雖然可以帶來快樂,但是家庭都是最終的港灣。

愛德華實現了幾乎所有的清單,除了一項,親吻世界上最美的女孩。這也是卡特送給他的禮物。當司機突然停在一棟房子前,愛德華不知就裏得走下汽車,他發現自己麵對的是他的女兒。其實他的女兒造就原諒了他。這時,他的外孫女跑了出來,抱住了愛德華,愛德華實現了最後一個願望,親吻世界上最美的女孩。

愛德華主持了卡特的葬禮,以這種方式實現了遺願清單上的“幫助一個陌生人”,當然幫助陌生人,自他們住在一起便開始了。愛德華和卡特本來就是相互陌生的,愛德華用自己的金錢幫助卡特完成了清單,卡特幫助愛德華重拾人生真諦,並回歸家庭。

當他們的骨灰,被助手埋葬在喜馬拉雅山的時候,他們終於實現了最後一項內容,見證了一次奇跡。

人為什麼活著,沒有人能給出一個標準的答案,但是人生有一點最重要,那就是不要留下什麼缺憾,人的這一生一定要在意義中度過,哪怕你很卑微,你很窮,但是也不要空虛度日。

家庭的溫暖,家人的陪伴,不論走到哪裏,這都是你意義的源泉。

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不要到了生命所剩無幾的時候,才想起來彌補,從我們當下開始,把握每一天,讓每一天都有意義,才是最重要的。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特寫 | 兩位把自己奉獻給非洲麻風村的國際宣教士的故事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