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特寫 | 兩位把自己奉獻給非洲麻風村的國際宣教士的故事

作者: 舒念 來源:基督時報2021年06月02日 09:30

聖經新約中把福音傳給外邦人最重要的一個畫麵是執事把福音傳給埃塞俄比亞的太監,透過他,福音臨到了非洲。

非洲(Africa),這塊麵積大約為3020萬平方公裏的土地,占全球總陸地麵積的20.4%,是世界第二大洲,現在也是人口第二大洲,擁有約12.86億的人口。

在非洲這片土地上,從使徒時代至今,有無數的宣教士為非洲的靈魂嘔心瀝血,其中記錄利文斯頓故事的《深入非洲三千裏》被許多基督徒熟知,記錄了利文斯頓一生致力向非洲土著傳揚基督教,以慰藉非洲土著的心靈,並深入非洲大陸各處設立布道會;當今最有名的還有“火焰布道家”之稱的布永康牧師。

而今天筆者所要分享的兩位國際愛心宣教士,也是把自己的一生奉獻在了非洲這片土地上。偶然筆者聽到了他們的故事,深有感動,記錄下來以做紀念。

一、“我知道我的病,但是上帝跟我說要我跟你去。”

第一個故事的主人公叫做法耶醫生。他從小生活在非洲的富人區,父親是當地比較名的醫院的教授。因此,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在法國接受了專業的醫生教育和訓練,成為了一名腎髒科醫生,但同時因為非洲的情況比較複雜,他什麼病都會看。法耶醫生的學習能力也很強,即便是麵對以前從來沒有用過的醫療儀器,他也可以很快地學會如何使用。

2004年開始,法耶醫生開始在非洲的麻風村做義診和服事,每周會有2天的時間在某個基督教社區的醫院工作。那一天,醫院組織了醫生去麻風村為那裏的病人看病。當時,法耶醫生的身體情況並不是非常樂觀。他本人有高血壓和高血脂,並且伴有糖尿病和哮喘。

於是,同去的X醫生勸他說:“你不能跟我走,考慮到你身體的緣故,你必須留在這個社區。”

可是,法耶醫生堅持要和他們一起去麻風村,幫助那裏的病人,並問他說:“你知道麻風村有多少個病人嗎?”

“我知道,麻風村會有兩三百個病人。”

“那你一個人看得完嗎?” 

X醫生心裏也有些擔心自己可能看不完,也有些動搖,但是還是堅持說:“你這樣子的病,是不能跟我去的。”

“我知道我的病”,法耶醫生堅持強調說:“但是上帝對我說:要我跟你去。”

X醫生看到法耶醫生如此堅決,就讓法耶醫生和他們一起踏上了征途。

然而,在去麻風村的路上,法耶醫生就開始發病了。他的血糖最高到了400,他接受了胰島素的注射,才稍微好了一些。不過,到麻風村的時候,他就開始昏迷了。他做了一些檢查,被發現他的血糖雖然已經正常了,但是整個人的狀態已經不是非常好。

在麻風村那裏,隻有當地省會有一個醫院,而且那家省會醫院很小。而麻風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醫療設施,所以隨行的X醫生隻能馬上把他送到省會的醫院裏。X醫生把法耶醫生送到醫院,並告訴醫院的醫生法耶醫生應該是酮症酸中毒。雖然酮症酸中毒是很嚴重的疾病,但是隻要進行靜脈點滴補液就可以了。因為他的心電圖也沒有問題,心髒是沒有問題的,隻是血糖有點低。可是沒想到的是,當時的省會醫院並沒有所需要的藥物。他們隻得就近去現買了一瓶藥,維持住了法耶醫生的血糖。

與此同時,麻風村的病人們已經在焦急地等待著醫生的到來,X醫生沒法繼續陪在法耶醫生的身邊,隻能是耳提麵命地告訴醫院的醫生:“請注意他的血糖”,就回到麻風村去給病人看病。

2個小時以後,醫院打來了電話。X醫生正在給麻風村的病人看病,就聽到有人說:法耶醫生去世了。

X醫生趴在義診帳篷的桌子上,哭得痛徹心扉:“法耶醫生對我來說,既是老師也是朋友。”X醫生說:“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就非常非常難受……他為了主做工,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他用他的生命詮釋了主耶穌基督給我們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我當時隻能是哭得一塌糊塗。就是為了主的緣故,法耶醫生把命舍去了,那像我這樣的人還不要為主做工嗎?”

“就在那個炎熱的夏天,法耶醫生和跟我們一起坐車來到麻風村,但走的時候卻是裝在棺材裏麵。”

“他鞭策著我們永遠要為非洲人民做貢獻,永遠為主做工。”

二、甘願以基督的愛擁抱麻風病人,拯救受女性割禮之痛的孩子

第二位主人公是在麻風村服事10年之久的安娜牧師。

1997年,在安娜牧師27歲的時候,剛從神學院畢業的她孤身一人,拋棄所有的一切來到了非洲。誰能想到就這樣一位年輕的單身姐妹,在麻風村一待就是十餘年,連她的女兒也是在非洲是麻風村出生、成長的。

要知道,麻風村都是遠離人群的。安娜牧師所去的麻風村離首都的距離有700多公裏。由於非洲的路況非常差,開車到麻風村需要十三四個小時。

剛到麻風村的時候,安娜牧師一個人也不認識。她隻得自己想辦法接觸麻風村的人,和他們建立信任。

在安娜牧師的觀察下,她發現麻風村都是女人出來打水,而且打水的所用的井繩是很細的,常常把那些女人的手都勒出了血來。於是,她就買了井繩免費的送給當地的村民,就這樣開始和麻風村的村民建立了聯係,開始了她的福音事工。

麻風病,是一種由麻風杆菌引起的一種慢性傳染病。麻風病人也因此受到人們的厭惡和拋棄。沒有人願意、也沒有人敢去觸摸這些麻風病人,更加沒有人敢去擁抱他們。

但是因為基督的愛,安娜牧師就常常去擁抱那些麻風病人,連她的女兒也是在麻風村出生和長大的,也像安娜牧師一樣去擁抱那些麻風病人。

熟悉安娜牧師的基督徒說:“如果是我,我可以去麻風村,但是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孩子在麻風村長大。那太心痛了。”

曾經在安娜牧師的麻風村服事過的醫生也感動地見證說:“安娜牧師不僅獻上了自己,還獻上了自己的孩子。主耶穌基督派遣的宣教士,他們為主做工。但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也像我們一樣有七情六欲,有家庭,有孩子。然而,他們把這一切都放棄了,他們就在那個位置做工,不僅獻上了自己,還獻上了自己的孩子。”

在非洲還有一個極大的陋習,那就是女性割禮。女性割禮是於四歲至八歲間進行的,目的是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並且女性割禮確保女孩在結婚前仍是處女,即使結婚後也會對丈夫忠貞。 聯合國、國際組織和人權組織等曾一同發出呼籲——終止這個對全球數百萬少女和婦女造成極大痛楚的陋習。

安娜牧師在非洲也會幫助拯救那裏被強迫進行女性割禮的女孩,並建議她們反抗。同時,安娜牧師也在麻風村建立教會和學校,這樣可以確保那些孩子不受到女性割禮的侵害。

非洲也有些村莊是非常落後的。那裏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全名,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更不可能有身份證、結婚證等。安娜牧師就在這樣的一個村莊裏,建立了教會。現在這個村莊,全村都信主,安娜牧師還在那裏培養了一個牧師。

筆者後記:

在非洲的這片大陸,還有許許多多的愛心宣教士,因著主耶穌基督無私的愛,默默地服事著這片土地、這群人。我們的故事還隻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盡管他們很多人的故事都在曆史的長河中漸漸被遺忘,但是他們留下的愛和精神永遠長存,也在不斷地、不斷地影響著他們身邊的人……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特寫 | 兩位把自己奉獻給非洲麻風村的國際宣教士的故事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