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福音小說丨父親的礦燈和他的信仰

自由撰稿人 王韓飛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6月11日 09:36
配圖:https://unsplash.com/
配圖:https://unsplash.com/

夏日的一個傍晚,我去礦區(父親工作的地方)的浴室洗完澡,走到了井下出口處,此時上白班的礦工們已經下班了。

有一個礦工,已滿臉烏黑,極其疲憊,但在他轉身之時,對著他旁邊的工友笑了,

淡淡的微笑,眼睛裏閃爍著如此溫馨的光芒。是啊,即使是在800米深處的幽暗深井,隻要有人與人之間的觸摸,就能讓我們看見溫情與感動。

此時,一大塊、一大塊的煤炭被裝在車上,運回陸地。堅硬的煤炭,是被礦工製服的虜物,是他們一天的戰利品。在煤塊麵前,礦工是得勝的將軍。而他們頭上的那盞燈,在黑暗中一直照耀著他們,一直把他們從黑暗中引領至有光亮的地麵。

我知道這盞燈是不會熄滅的,我僅僅是知道,而礦工們給予這盞燈的則是信心、信任,還有依賴。礦工們回到地麵的那一刻,也是他們見到太陽光的時候。那時,陽光是如此熱烈,而礦燈微弱的光芒也漸漸暗淡了下去。在陸地,礦燈是謙遜的,把生活的主角完全讓給了陽光。因為礦燈是深深知道自己的微弱,就像礦工們也知曉自我的卑微與渺小一樣。

現在的父親,已經離開礦井,退休在家。

雖然父親可以不用再到陰暗的井下,可以在陸地上盡情享受陽光的撫照與沐浴。但陽光雖耀眼卻無法成為老父親心靈的那一絲情感的慰藉,因為在他心中有一處地方永遠為可愛、渺小的礦燈存留著。

父親說礦燈的跳躍跟自己的心髒跳動是一個頻率、一個節奏。而他則把心的跳動與礦燈的跳動,看作是兩個老朋友的心心相印、纏綿相依。

父親年輕時在800米井下,與礦燈的關係則是生死相依、休戚與共。因為一盞礦燈對於礦工來說,如果亮著就是生存的希望,一旦熄滅就是死亡的迫近。

父親青春的三十年獻給煤礦,退休後的生活依然在種地,這就是屬於父親的勞動不息的樸素人生。他依然沒有放棄勞動,從礦井到農田,父親完成了自己從煤礦工人到農民的蛻變。隻是,在農田幹活,父親可以完全地接近陽光,與陽光親密無間,不像是在礦井深處的暗無天日。我想作為農民的父親一定比在礦井深處幸福,因為他可以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親吻到陽光的味道。

晚年的父親已經信主,每個周末會去鄉鎮的教堂做禮拜。他知道主就是愛,而每一個皈依主的人的使命就是活出主的愛。他沒有問上帝:為何工人階層是如此辛苦?為何煤礦工人要承受那麼多苦難?所有的怨憤與委屈都在無聲之中化作了聲聲祈禱。

父親,還有他的工友們用沉默代替了怨結,以和解代替了控訴。他們的微笑像極了煤炭的憨厚與樸實,他們的臉龐上雖已布滿皺紋與霜痕,但臉上的慈祥與溫和則像極了聖徒安眠時的那一抹寧靜、淡然。這種寧靜是經曆了風雨磨煉之後仍然擁有的一種情懷,這種淡然是曆經磨難之後依然保持的一種風骨。這是煤礦工人獨有的一種風采——沉默寡言,無怨無憤,卻是用一雙布滿老繭的手托起了一片希望天地。

在父親人生的晚年光陰,他又以基督的饒恕之道化解了心中所有的仇與怨,有的隻是對生活的無比感謝,更有對上帝的無限感恩。

在父親節即將來臨之際,我思索父親的青春、晚年與皈依。父親的青春三十年是與礦燈緊緊相係,那裏有他年輕時的夢想與拚搏;父親的晚年是與信仰緊緊相連,那裏有他的人生皈依與靈魂棲息所。

父親的信仰很樸素,他不會說很多的大道理,也不會寫很多的寓道文字,他隻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我就認準耶穌基督,他是我生命的救主,更是我生命最後的皈依。”用我們老家人的話說,就是像個小孩子一樣緊緊地賴著耶穌,貼著耶穌,正如一首詩歌所唱:“主啊,你若不為我們祝福,我們就絕不讓你走。”

正是父親對耶穌如此單純的愛才造就了他信仰的純粹與無有任何雜質,這就是信心的至真至純。這就是聖經所說:“經過烈火試驗的信心,比精金更可貴。”

基督時報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基督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個人瀏覽轉載,其他公眾平台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李天恩牧師妻子牛淑君師母追思禮拜舉行:一生跟隨主走下去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