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待機守時,發展"自我" ——論中國教會事工重心由重數量向重質量轉移

作者:汪恩樂 來源:基督時報蒙允轉載 2021年06月08日 09:12

一個有目共睹的事實是,中國教會自“文革”後複堂以來,各項事工蒸蒸日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尤為顯著的是在數量上(新建教堂和新受洗信徒)獲得了超常規的增長。據中外學界都比較認可的數據,在2014年中國基督徒人數已達2300萬至4000萬之間,約占我國總人口的1.7%—2.9%。1

這一數字和比重雖然相對數量少,但是絕對數量大。就蘇州教會而言,20萬信徒2占1300萬常住人口的比重隻有1.5%略強,甚至還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然而絕對數量卻不在少數。竊以為,當前蘇州教會乃至全國教會的信徒人數都已經達到一定基準麵,教會如無未雨綢繆的遠見,教會的質就有可能被龐大的量所化約稀釋,最終喪失了教會的本性和自我。

1989年聖誕前夕,丁光訓主教在回答金陵協和神學院若幹神學生提問時曾作出如下一段答複:

問:您怎麼看待傳揚福音的問題?

丁:基督吩咐門徒把福音傳到地極。一個人歸向了基督,自然會願望為主作見證的。誰也不能否認,我們中國的教會是個傳福音的教會,要不然,怎麼會有許多新的信徒呢?說了這一切,我還得提醒一下,教會還有其他職責。在今天,通過崇拜、講道、查經、談話去幫助信徒培育靈命十分重要。隻講傳福音而不講深化和提高,信徒的信仰素質必然缺乏培養和訓練,就無從抵製歪門邪道,這絕非教會之福,也絕非國家之福。你們應當準備自己成為既能傳揚福音,又能牧養羊群的仆人。傳福音的力量和牧養的力量應當同步和配合。3

丁主教在這裏並不是說教會不再需要追求數量上的增長,教會存在的天性就是傳揚福音領人歸主,而且在當前平穩增長和健康發展的態勢下信徒人數一定還會持續增長;而是說當前教會的發展更需要質量兼顧,以質為先,著重於信徒信仰素質的提升和靈命的塑造。質言之,教會工作重心宜從單一的傳福音轉向傳揚和後續跟進牧養培育兼顧的軌道上來,或者說應把信徒信仰素質的提升提到新的議事日程上來。

早在1980年10月召開的中國基督教第三屆全國會議上,丁光訓主教就提出治好、養好、傳好的目標。41995年11月在三自愛國運動四十五周年慶祝會上,丁主教在講話中再次向全國教會發出從“三自”到“三好”的號召。5即中國教會要加強內涵建設,不僅要立起來,還要強起來,更要嚴起來;努力由“三自”躍升至“三好”。

毋庸置疑,在新時期經濟、社會和文化各方麵快速發展的事實要求麵前,教會也麵臨著極大的挑戰。教會能否化挑戰為動力,化挑戰為機遇,關鍵取決於廣大信徒綜合素質水平的高低,尤其是信仰素質的高低。當前,中國教會正處於向縱深發展的曆史新時期,教會事工重心由重數量的增長向重素質的提升轉變既順應曆史發展的潮流,既符合丁主教“傳好”的號召;也是“傳好”的題中應有之義,更是基督教中國化的本質要求。

1. 立起來——構建神學上的“自我”

如欲謀劃教會的長遠發展,維持教會的延續性和穩定性,教會的任何發展都應尋求上帝的旨意和引領,經過周祥的策劃並允許適當的調節;而不是對環境的一種應急的臨時措施,以免教會忽略了整體事工的平衡和長遠發展的需要。

教會事工重心轉向素質提升的目標所麵對的首當其衝的問題,即是我們要建設什麼樣的教會、培育什麼樣的信徒這一核心問題。簡言之,我們要始終遵循並維護什麼樣的“質”?這個“質”包含那些基本內核和合理內核?也就是中國教會要向外界展現的“自我”是什麼?

毋須諱言,處於後宗派時期的中國教會雖然常常令境外兄弟教會豔羨咂舌,但是我們從1958年教會實行聯合禮拜至今,一直不具備成熟的條件來發展和形成中國教會後宗派身份的神學理論基礎,可以形象地稱之為“鐵匠無樣——邊打邊相”,局部還可能是“四不像”。從神學建構的角度來看,中國教會在教會論的自我定位上仍然缺乏清晰的表達,各種不同神學立場及表現形式玉石雜糅、蕪菁並存,尤其是目前教會的本質和合一的神學等教會論的表述沒有形成,或尚處於建構的草創階段。

今天坊間流傳乃至媒體公開報道的有關中國教會存在的一些光怪陸離的混亂現象,異端或錯謬的道理也不時侵入教會。我們亟需以上帝的聖言裝備信徒,為真道奮鬥,並常存警惕的心來檢討教會的信仰。曆史呼喚我們要竭力挽風氣、貶流俗、匡正統。

為此,中國教會的當務之急是應當清楚認識大公教會的信仰和傳統,以及自身的小傳統和中國教會的性格;又要明白我們與境外其他兄弟教會的差異和相同之處,並且能夠以尊重和理解的平情之態審慎地辨識各方獨特和值得重視的優點和不足之處。在維護教會正統信仰的同時,提煉總結概括發展出中國教會神學上的“自我”。茲事體大,事關中國教會之存亡。

竊以為,構建中國教會神學“自我”的關鍵在於製定“中國教會信仰告白”或“中國教會認信宣言”,以及在此基礎上編訂“中國教會教理問答”並在廣大信徒中推而廣之。因為信仰告白是教會的核心與靈魂,教會之所以為教會的緣由正是建立在對基督正確的信仰告白之上;

換言之,教會之所以為教會的緣由正是由於信仰告白對我們信仰的界定和規範。當彼得說“你的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太16:16)之時,耶穌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立在這磐石上”(太16:18)。“這磐石上”的“這”,即是“彼得的信仰告白”——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這”也就是後世教會必須堅持的信仰核心要義和基石。

隻有清楚明白地領會了“中國教會信仰告白”6的實質和內涵,並有見識地、自願地從心裏認同,才可能幫助信徒在信仰上擁有定力,避免過於狹隘或過於寬容的弊端,化解混亂、分化、偏離真道的危機。隻有以清晰明了的中國教會信仰告白為指引,在教會事工由重量向重質轉變過程中才不至於迷失方向,隨波逐流。

隻有建立在厚實的聖經基礎之上的正統神學的理解和思辨,才可以引導並塑造信徒的屬靈生命,教會才能屹立磐石而不搖動。隻有信徒切實遵行基督的命令,以靈修強化內在生命並活出良好的道德生活,才能發揮基督徒光和鹽的作用。

此外,尚需注意的是對於一些富有爭議的信仰和教會傳統的話題,除了參考曆代教會先輩、屬靈領袖和聖經學者的言論之外,我們還必須對相關問題作深入的、全麵的研究,以溫柔忍耐的心來教導和勸勉,並謀求在所屬教會內塑造合乎聖經教訓的共同信念。

2. 強起來——建立培育“自我”的牧養體係

問:您對神學教育很滿意嗎?

答:不能說很滿意。對神學師生的教學也好,牧師傳道人的講道也好,文字工作同工的寫作也好,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今天不愁信徒少而馬虎。我願意大家在“滿足信徒”之餘,不忘記還要提高信徒,像保羅為腓立比信徒所祈求的,要他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能分別是非,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並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腓1:9-10)。7

這是丁光訓主教於1997年1月在接受《天風》記者采訪時對我們寄予的殷切期望。他希望中國教會的“三支隊伍”(神學院校的教師、教會的牧師傳道人、從事基督教文字工作的同工)“不要因不愁信徒而馬虎”,不能滿足於“滿足信徒”,而是要“提高信徒”。所謂由“滿足信徒”到“提高信徒”,就是要注重信徒信仰素質的提升和屬靈生命的塑造。

那麼,這一目標又何以達成?這就涉及到教會牧養體係的問題。教會如何貫徹落實信仰告白,對已經認信的信徒給予何種訓練,對已長成了的信徒如何造就成為同工,麵對有需要的信徒如何用聖經話語來建立其信心、操守和品格,以及如何發展其恩賜,激勵其更加委身於教會等等,這些相關問題的係統化、規範化,就是建立良好的牧養體係的過程。

教會之所以成為教會,不僅在於要有信仰告白的規範和界定,更在於信仰告白能具體落實在教會牧養體係和牧養過程之中。這一邏輯的必然,就需要我們去建立和培育能夠實現信仰告白的牧養體係。

在建立牧養體係的過程中,竊以為以下數端尤為關鍵:首先,教會要在群體環境裏塑造信徒的品格,教會要以信仰告白為貫穿牧養始終的紅線,以建設高度認同教會遠象、委身所屬教會群體、以恩賜彼此服事的認信的信仰共同體為根本目標,紮實推廣普及“信仰告白”的教育和再教育。

其次,教會上下營造和培育對“信仰告白”的自覺意識,使得眾信徒自覺地意識到我們是有著“一主、一信、一洗”的忠於基督、誠於正統、見證福音的信仰共同體,一起經曆對福音真理的確知確認確信,在群體團契中深化信仰體驗,在彼此相愛和互幫互學中一同成長並持守,“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上帝的兒子”(弗4:13)

複次,對信仰告白的確信和持守不僅體現在口頭認信中,更要落實在教會實際的教導、禱告、見證、交通、培訓,以及內蘊在教會日常的運作和治理中;發生在教會的一切言說和行動中,尤其是發生在教會一切明確的、係統的教導和關懷體係中,也就是發生在牧養體係的方方麵麵和每一個環節,形成休戚相關、榮辱與共、血肉相聯的信仰共同體。

具體而言,由於教會生活主要是以群體的崇拜形式來體現的,因此在牧養體係的建設中,必不可少的內容和措施應包括:狠抓主日崇拜及其他類型的崇拜,更新和提升崇拜精神;深化細化小組化牧養,幫助信徒夯實基礎、築牢根基;強調委身,以恩典彼此服事;作光作鹽,造福社會,見證基督,等等。

總之,信仰告白是教會的本質體現,建設牧養體係的目標在於信仰告白的貫徹與落實。因此,信仰告白既是牧養的前提,又是牧養的目標;既關乎教牧同工的牧養“同質性”,也決定了被牧養之信徒的典範樣式。故此,一個合乎規範並行之有效的牧養體係必須以教會始終遵循的信仰告白為核心、為旨歸。

3. 嚴起來——完善治理體係,為發展“自我”保駕護航

教會是一個信仰的團體,也是一個生活的團體,眾信徒在教會內彼此是兄弟姊妹,手足情深,應忠厚、友愛、樂於同居共處,知道同舟共濟、同甘共苦。但如何保證教會在作為一個生活團體的同時保證信仰團體的本色不變,隻有規矩才能定方圓,這就需要一套有理有據且行之有效的治理體係來實現。

自馬丁·路德改教以來,新教教會都秉持改教家的傳統和精神。一般都承認判定真假教會的標誌為聖道、聖禮和教會紀律是否被正確地宣講和執行。因為隻有權威的教會紀律才能保證聖道得到正確地宣講、聖禮得到正確地施行。同理,教會福音事工的重心由重數量增長向重素質提升的轉變能否實現,信仰告白能否貫徹牧養教導的始終,牧養體係及牧養模式能否順利推行,都有賴於教會紀律執行的規範性、適切性和有效性。

所謂教會紀律,應包含正反兩方麵的內容和目的:一是正麵的教導、提醒和預防,即教會教導信徒對聖經真理及倫理守則有正確的認識,並合宜地實踐在生活中;二是負麵的亡羊補牢後的懲戒、糾正和治療,即是在信徒犯罪後,教會給予其相應的紀律處分,這既是對當事人的挽回教育,也是以儆效尤,以免他人受影響而敗壞整體的信仰。

信仰告白的落實有賴於牧養體係的推行和運轉,也離不開教會外在治理體係的保駕護航。就此而言,中國教會當務之急是建章立製,加快步伐修訂完善現有的教會規章,構建教會治理體係,特別是其中要包括治療性的懲戒原則和具體措施。

綜上,在教會福音事工重心轉移的過程中,信仰告白是核心,牧養體係是抓手,治理體係是保障。三者是首尾相顧,環環相扣,彼此關聯而不可分割的統一體。隻要能夠建立起明確而權威的信仰告白、正確而有效的牧養體係、正當而合理的治理體係,由重量向重質轉變的目標就一定能實現。

結語

教會若沒有遠象,就沒有方向。曆史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在諸多問題上長期交白卷,信徒總體缺乏足夠的認知基礎、知識儲備及空間去討論、思考和反思,一旦被時代推到風尖浪口,突然置身於一個陌生的世代,就會發現我們的信仰根本無法承載所麵臨的掙紮,更會覺得聖經的教導突然變得空洞與乏力,即使在困惑與彷徨之餘,奮起抗爭並“補課”,或許也是亡羊補牢、回天乏術。

基督徒生命的塑造是一個複雜的係統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我們能夠在構建中國教會神學“自我”上立起來、在培育“自我”的牧養體係上強起來、在為“自我”保駕護航的治理體係上嚴起來,邁穩步子、夯實根基、沉心靜氣地栽種澆灌那些“落在好土裏的,聽了道,持守在誠實、善良的心裏”的肢體,再綿綿用力、久久為功,到了時候就能“忍耐著結實”(參 路8:15),有一百倍的收成,哪怕隻有六十倍的,甚或三十倍的(參 太13:23)收成。

當下的中國教會正處於轉變發展模式的曆史機遇期,我們要珍惜搶抓這一發展“自我”的絕佳戰略機遇。中國教會在苦練內功、強身健體上,需要我們把有限的精力更多的放在狠抓信徒信仰素質和靈命塑造上來。這不僅取決於我們的認知水平和覺悟層度,也在於如何發現並采用合適的具體的抓手和實踐模式,更需要一種持之以恒的精神。這是一種沉靜的工作,甚至是沉悶乃至苦悶的工作。但如果大多數信徒的靈命得以塑造,信仰素質得到提高,能力得到培養並提升,則吾人幸甚,教會幸甚,國家幸甚。

筆者所論未免失諸膚淺籠統、過於簡化粗略。期待有方家從全局的角度來探討,權衡利弊、情理兼顧、高瞻遠矚、深入透徹的思考成果出現。亦願深識之士以傳播真知為旨歸,不求勝以豪言惑眾。

腳注
1.〈中國基督教信徒人數在2300萬至4000萬之間〉,《人民日報》,2014年8月6日,第11版。
2. 該數據先由蘇州市基督教“兩會”辦公室根據各地教會上報的情況約估,後經蘇州市基督教“兩會”主席會長會議確認。
3. 丁光訓:〈談當前教會若幹問題〉(1989年聖誕節前答若幹神學生問),載氏著:《丁光訓文集》,南京:譯林出版社,1998年,第356頁。
4. 丁光訓:〈回顧與展望〉(1980年10月6日於南京在中國基督教第三屆全國會議上的開幕詞),《丁光訓文集》,第301頁。
5. 丁光訓:〈在三自愛國運動四十五周年慶祝會上的講話〉(1995年11月21日於上海),《丁光訓文集》,第374頁。
6. 關於中國教會信仰告白的具體內容,超越本文討論的範疇,也是筆者力不能逮的。
7.〈答《天風》記者問〉(1997年1月),《丁光訓文集》,第380-381頁。


本文原載於“信仰和學術”微信號,本平台蒙允轉載,不擁有版權。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待機守時,發展"自我" ——論中國教會事工重心由重數量向重質量轉移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