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麥克·斯通說羅素·摩爾的泄露信是在試圖動搖美南浸信會的主席選舉

作者:S.I. 來源:基督時報 2021年06月15日 08:26
圖源:russellmoore.com
圖源:russellmoore.com

根據《基督郵報》Brandon Showalter的報道,來自美南浸信會公共政策部門的前領導人羅素·摩爾的一份泄露信件,詳細描述了他稱之為的保護教會中性虐待者及允許種族偏見的“有害”文化。但是,正在競選美南浸信會主席的一大競選人麥克·斯通則認為,他的這封信發布出來是為了動搖即將舉行的主席選舉。

最近脫離教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如今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工作的摩爾在一封2020年2月致委員會董事們的信件中解釋說,由於教派上層的工作動態,他在執掌該組織期間一直深陷痛苦之中。

除開在職業上脫離教派外,摩爾似乎也脫離了美南浸信會,因為他最近接受了田納西州納什維爾以馬內利教會牧師之職,而該教會是個不屬於美南浸信會的29章網絡(Acts 29 network)會眾。

在摩爾寫這封信的時候,美南浸信會執行委員會正在對倫理與道德委員會進行仔細審查,因為教派內部有對摩爾的領導能力不斷表示擔憂,部分人甚至還威脅扣留對該委員會進行資助的教派合作項目捐款。

雖然摩爾經常批評唐納德·特朗普,但這位時任美國第45任總統的人並不是摩爾痛苦的根源。相反地,是一些人反對他對美南浸信會內部的性虐待和促進種族和解所采取的立場。

摩爾在信中講述了美南浸信會領導人和實體組織是如何保護教會內部的性虐待者、針對基督徒同胞的種族主義言論,以及他如何遭受美南浸信會執行委員會不公正的攻擊、操縱性威脅和調查。

雖然信中並沒有提及名字,但摩爾的一些不滿情緒似乎是在針對時任執行委員會主席、佐治亞浸信會前負責人麥克·斯通(Mike Stone)

斯通是佐治亞布萊克希爾以馬內利浸信會的牧師,同時也是本次美南浸信會主席的主要競選人之一。本次主席之選會在6月晚些時候於納什維爾決出。

斯通在6月10日致《基督郵報》的一份聲明中稱,他不承認摩爾所描述的美南浸信會,因為他進行了錯誤描述。

斯通曾經作為調查摩爾領導之下的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對美南浸信會資金構成為威脅的特別工作組的時任成員之一。他說:“指責2020年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特別工作組,是對我單方麵的公然及可證明的錯誤。這種攻擊是對羅素領導的委員會一直是美南浸信會分裂及分散注意力源頭這一事實的轉移。”

摩爾所述的一個爭議領域是“疲於奔命”的種族和解,特別是與教派內部出現的批判種族理論有關。2019年年度會議通過的第9號決議將批判種族理論推向了高潮。

該決議承認該理論是一組分析工具,雖不完整,但作為一份世界觀框架是有幫助的。之後,批判種族理論一直都是美南浸信會中顯著分歧的一個來源。

根據報道,摩爾在這封泄露信中寫道:“自從開始任職以來,我就在這些問題上遭受著最惡毒的遊擊戰術攻擊,還被他人告知要對此保持沉默。一位處於這些秘密攻擊前沿的美南浸信會領導人的攻擊已經讓我支離破碎,因為我在2011年就說過,美南浸信會應當選舉出一位非裔美國人作主席。同一位領導人還在一次聚會上就說,‘保守派複興就如同美國內戰一樣,隻不過這次與那次不同,右派贏了’。”

“另一位美南浸信會領導人在2013年對我不斷施壓,抗議我們雇傭了丹尼爾·達林(Dan Darling)和崔裏婭·紐貝爾(Trillia Newbell)。當時他說,因為這兩人並無美南浸信會背景。我當麵回答他的擔憂時,他說,‘我真的隻是擔心那個黑人女孩是否是個平等主義者’。而我在問他為什麼會認為一個為互補主義網站寫過很多互補主義文章的女性會是個平等主義者時,他回答說,‘很多黑人女孩都是’。”

在一則推文中,紐貝爾說她一生都在經曆種族主義,這事情不會阻止她“做主為我安排的好工作”。

最近數月來,在聖經教師貝斯·摩爾(Beth Moore)宣布脫離美南浸信會,和華理克加州的馬鞍峰教會無視教派政策按立了幾位女性後,有關互補主義和平等主義神學的長期爭議在美南浸信會內部迸發出來。

雖然關於神學上互補主義者和平等主義者相信的內容存在很多細微差別,但一般而言,互補主義者認為女性應當被限製出任教會的某些職務,如領導牧師,而平等主義者認為聖經並不支持這種限製。

摩爾還額外聲稱盡管自己一再聲明堅持正統神學,但還是不斷被指責為自由主義者,而且有人希望他生活在“有害及遭濫用的老人統治”的恐怖之下。

摩爾補充說,他所到之處會見過很多成長於或前美南浸信會成員的信實基督徒。他們離開教派的原因是他們看到並經曆過類似事情。他說作為前美南浸信會成員的現非宗派基督徒之年輕人“僅僅看著那些憤怒、偏執、掩飾和醜角行為,然後聳聳肩頭說,‘我想他們並不想要我這樣的人’。”

在看待性虐待問題上,摩爾與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董事們分享說,組織打算在2019年全國會議上就這些問題舉辦一場誠實對話,沒人會被禁止說出他們的經曆或想法。

他解釋說:“至少一位發言人嚴厲批評我們做得不夠好,或者沒有按照他認為的方式處理事情。我歡迎這種批評,從中學到了東西,並且樂於這份發言人感覺有這麼做的自由。”

在那次會議上,倡導者羅謝爾·鄧荷倫德(Rachael Denhollender)與摩爾參與了一場交流,對美南浸信會執行委員會工作人員如何糟糕地對待一位性虐待幸存者表達了強烈感受,摩爾說此說法屬實。

他回憶說“這激怒了某些執行委員會的董事領導層,他們表示對我們允許講述這個故事而感到憤慨”,指出這是在“特別憤慨”之下傳達到的,因為執行委員會為會議提供了資金,如此的故事不應該在平台上分享出去。


麥克·斯通(圖源:pastormikestone.com)

在後來發表於網絡的聲明中,斯通指責這封信是篇“秘密新聞稿”,“明顯是試圖影響美南浸信會即將舉行的主席選舉”。

斯通辯稱:“我認為美南浸信會成員們可以看出這封信的真實目的。他的信包含了對我及我們最愛的教會領導層的很多歪曲。更廣點說,這說明他對美南浸信會的看法與我們慷慨支付了其薪資的1400萬成員中的大多數人的看法明顯不同。”

斯通繼續說:“他的觀點顯然是美南浸信會充滿了‘白人民族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對於美南浸信會的觀點認為其包含了‘新聯邦主義活動者’和‘原始種族主義情緒’,而這不是我認識的美南浸信會。”

斯通還駁斥了美南浸信會全國領導人對摩爾采用“心理恐怖”以“阻止他說出性虐待和種族主義真相”的說法。

斯通強調說:“在我於執行委員會的整個服務過程中,以及作為一名牧師,我從未聽說有單個美南浸信會成員因為反對性虐待或種族主義而感到憤怒。這不是我所知道的美南浸信會。今天,在我們47000間教會中,虔誠的美南浸信會成員正在為假期聖經學校、兒童營地、學生事工旅行等等做著準備,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美南浸信會。”

他總結說,摩爾對美南浸信會及其領導層的尖銳指控據稱是在2020年2月的私人信件中提出的,而且由於其嚴重性,這些指控被擱置了近一年半是非常奇怪的。

他說:“我感到遺憾的是,羅素作為我們一個機構的主席的服務竟然讓他對我們到底是誰產生了如此如夢似幻的看法。我禱告他在美南浸信會之外的服務位置可以將他帶至一個在個人和職業上更好、更和平的地方。”

今年其他角逐美南浸信會主席的人包括南方浸信會神學院院長的阿爾伯特·莫勒(Al Mohler)和美南浸信會首位也是唯一一位黑人主席的阿拉巴馬牧師弗萊德·路特(Fred Luter)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基督時報”的文章權歸基督時報所有。未經基督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於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jidushibao@gmail.com)、電話(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

頭條新聞

第八屆東北亞基督徒和好論壇網絡舉行 解決疫情期間社交媒體分裂問題

圖片資訊